Category Archives: Teaching China

程翔:哀國民教育淪為洗腦

2012年07月19日 信報 香港政府即將在今年九月份開始推動九年的國民教育。從官方資助的教材《中國模式》以及推薦的參考書等內容看,都使人擔心這種“國民教育”是實質性的洗腦。 在《中國模式》這本《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的小書,是給教師作國民教育科指導之用,當中以「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形容中共一黨專政模式,而歐美的民主多黨制則被說成是「政黨惡鬥、人民當災」! 如果說,教科書還說得比較間接,則參考書就把“洗腦”的企圖說得更加露骨了。例如: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香港人價值觀念研究》,批評港人國民意識薄弱,文中指港人「兩制」凌駕於「一國」,重申「一國」高於「兩制」;又指出港人因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西方觀念,從而對國民身份認同造成障礙,並把教協、民主派等組織稱為「反對派」。 又例如:香港新一代文化協會《中國情教育教案結集》要求學生放下歷史包袱(相信是指對“六四”事件的堅持)、放下不良印象(對中共歷年錯誤形成的不良印象),重新認識國情。教聯會的《香港國民教育的新焦點:理解香港與內地合作的關係》則指出香港老師未夠愛國,故必須參加國情班培訓國情。 筆者不反對通過國民教育培養年青一代對國家的感情和承擔,關鍵是由誰做?如何做?怎樣教?教什麼等問題。就目前的教科書與參考書內容來看,令人擔心它要教育出的國民是一個以統治者的是非為是非的「唯權、唯上」型國民。對統治者的功固然歌功頌德,對統治者的過,則以「放下歷史的包袱」輕輕帶過。 英國啟蒙時期大哲學家約翰。密爾頓(John Milton)在其1644年發表的《論教育》(Tractate of Education)中指出,教育的目的是要使人成為“勇敢的、名副其實的愛國者,為神所珍、為萬世所景仰”(living to be brave men and worthy patriots, dear to God, and famous to all ages)。 既然國民教育強調要培養愛國者,那麼我們的國民教育應該如何進行,才能夠培養出像密爾頓所提出的“勇敢的、名副其實的愛國者”?關於這個問題,筆者建議大家重溫一百多年前中國啟蒙大師梁啟超先生對這個問題的論述。 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提出 「愛國」概念的是梁啟超先生1,他也是第一個提出「中華民族」這個概念的人。所以,瞭解一百多年前愛國先驅對「愛國」的看法,對一百多年後的香港如何推行國民教育,應該很有啟發。 我嘗試把梁啟超的愛國思想,歸納為以下三個重要原則:一,愛國不等同愛朝廷;二,端正人民和國家的關係;三,愛國必須先興民權。 一,愛國不等同愛朝廷 梁啟超在《新民說》第六節 「論國家思想」,文中解說了「國家」和「朝廷」兩個概念的差異。 他說:「國家如一公司,朝廷則公司之事務所;而握朝廷之權者,則事務所之總辦也。國家如一村市,朝廷則村市之會館;而握朝廷之權者,則會館之值理也。…… 兩者性質不同,而其大小輕重自不可相越。故法王路易十四『朕即國家也』一語,至今以為大逆不道,歐美五尺童子聞之莫不唾焉。……朝廷由正式成立者,則朝廷為國家之代表,愛朝廷即所以愛國家也。朝廷不以正式而成立者,則朝廷為國家之蟊賊,正朝廷乃所以愛國家也。」 在梁啟超這段文字的旁邊,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批了一段話,發揮了梁啟超的意思。批語說:「正式而成立者,立憲之國家也。憲法為人民所制定,君主為人民所推戴。不以正式而成立者,專制之國家也,法令由君主所制定,君主非人民所心悅誠服者。前者,如現今之英日諸國;後者,如中國數千年來盜竊得國之列朝也。」2 所以梁啟超說:「夫所謂唐、虞、夏、商、周、秦、漢、魏、晉、宋、齊、梁、陳、隋、唐、宋、元、明、清者,則皆朝名耳。朝也者,一家之私產也;國也者,人民之公產也。朝與國既異物。」 3 他認為,人們把「朝廷」當作「國家」,實在是一大歷史性錯誤,因為「國家者,全國人之公產也;朝廷者,一姓之產業也。國家之運祚甚長,而一姓之興替甚短;國家之面積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朝廷云者,不過偶然一時為國中巨擘之巨世云爾。……有國家而後有朝廷,國家能變置前朝廷,朝廷不能吐納國家。」國家與朝廷,顯然是性質不同、不可混淆的兩個概念。 我認為,梁啟超此說的重要性在於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把國家與朝廷分開,得出「愛國」不等同「愛朝廷」的重要觀點。從現代政治學的概念看,這段文字包含三個重要思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Hong Kong, Teaching China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FPRI’s program on Teaching China.

It is great to know the latest issue of Footnotes, the newsletter of FPRI’s Wachman Center, featuring a writeup of a talk on the political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rawn from our History Institute for Teachers on China and India, thi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eaching China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