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History

蒼狼大地

MP3 曲詞唱:騰格爾   太陽在南北回歸線間徘徊 牧人在溫帶草原上遊蕩 我曾經聽說過 遊牧人是大陸的主人 啊哈。。。呀哈。。啊忽。  呀啊忽!   太陽移來又移去 萬物生長又消失 人間已過幾百年 我昔日的主人你現在在哪里 啊哈。。。呀哈。。啊忽。  呀啊忽!   駿馬失去了主人 獵狗失去了駿馬 蒼狼大地一片黃沙 風美草原幾度寂寞 啊哈。。。呀哈。。啊忽。  呀啊忽!     The Land of the Blue Wolf Music, Lyrics, Sung by Teng Ge’er   The su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History | Leave a comment

回東叔

東叔:   有關第一個難題:要在兩者間找一個立足點,無論是從現實(realism) 或者是自由(liberalism)或者甚至近年大熱的neo-institutionalism/ neo-liberalism(新制度主義),均找不到一個立足點。   現實主義是強國政治,用中國話說就是「弱肉強食」。自由主義提倡國際法、common value、共同利益來維繫國與國的關係,但其理想主義的形態,放在當今國際政治上,常常只落得一個「空談」而不設實際。國與國的關係沒有「平等」的概念,最終於還是看誰的「槍枹」猛。至於新制度主義,主要受自由主義影響,其前提還是有一個common value 的regime存在。而這個「制度」,以今天的情況來說,主要是以歐美文化價值為主體,意思就是國與國之間的遊戲 (game) 仍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價值為中心,規則是基於他們的傳統、文化、價值而定。對於新興的國家,如中國、印度,大有potential 挑戰這個遊戲的規則。這也是現在爭論的要點。究竟中國能不能進入這個以西方為主體的「世界秩序」(world order) 裡?世界歷史上,一戰二戰的導火線正是德國、日本先後崛起而挑戰既有的「秩序」。   至於第二個問題,我不清楚這是不是哲學問題。但在我所讀的政治學裡,「中國」(middle kingdom)並不是近代的產物。所謂的泱泱大國,「天下」、「四海」是很遠古的概念。其中「天下」(all under heaven)更是自周朝開始就有的概念。中國人認為「天下」是無邊際的,而「中國人」,當時為「中原人士」是位於「其中」的「教化」人,也就是文化水平高、最為仁德的人。其他周邊的的族裔均不能跟這個「中心」相比。所以,中國自周朝開始,就有這個萬人之中的概念。「中」字的來源,(口  +  l ) 的意思,正正表現了「世界之心」的意思。   反之,對於「國」(nation-state)的概念則是近代的產物,歷史上我們開始提到「國」,也就是有一個邊界概念的「國」是到1890年後,嚴復、梁啟超等人士引進討論的。一開始,學者的「國」概念非常狹隘,口號「驅逐韃子」,更是種族鮮明的。孫中山等人要求建立的是「漢人」政權,當中不包括滿人、藏人、蒙古人等,他們要求恢復的版圖是以「明朝」為本。不過,這個思想,很快被梁啟超等有識人士打下來。梁啟超認為,中國要立國,必要包容不同的文化、種族,這才能建立真正的「強國」。這個思想,一直到今天均是領導人的主要意識形態。   回應,究竟以什麼原則把前代算入「中國歷史」內,先要定義,何謂「中國」。中國究竟是不是「漢族」?如果是,則夏商周秦漢陏唐宋明均無爭議的為「中國歷史」。   但,究竟「漢」是什麼意思?今天我們以「漢族」為身份種族認同,但是,「漢族」這個詞是歐洲(英國人)給我們的,中國自古歷史上沒有自稱「漢人」。這是因為「天下」的概念,「中國」一千多年的朝代歷史均沒有一個真正等同現今歐美的「種族」概念。所謂「天下」是沒有邊際,同時也沒有一個固定的概念,據費正清(Fairbank)所說,生活在今天我們稱為「中國版圖上的人種」,一直是以「文化」來保持自身的認同,只要外來者接受朝庭的「天下」概念,認同這個「儒學文化」的教化,則自然成為「天朝大國」的臣民。也就是說,如果你不接受這套文化規則,則「非中國人」,但只要你認同了這個文化,又跟著來做,則為「中國人」。   所以,中國的文化,是融合為主,而不是強調「異己」,大概就是一個「共同」(collective identity),這個傾向跟歐美產生的「個人主義」是迴異。   所以,問到什麼原則算是「中國歷史」,以中國傳統文化來說,這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因為「天下」的概念是浮動、多樣的。但是,今天全球均納入歐美為主的遊戲中,中國傳統的世界觀不設實際,我們必須定義「中國」。國名「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的「華」正是現今以國內為首推舉的概念。「華」字的含義正是「天下」的產物,則是沒有一個特定的種族為之「華」,所以「漢化」已慢慢消失在中共的文件,取而代之的是「華化」。    

Posted in History | 12 Comments

研讀中國歷史

每次下課,心裡面就有吐不盡的話,那種說不出的不平、苦惱,就是平息不了。可能最辛苦的就是跟我在usc同伴五年的妍紅同學,每次好像只能跟她說說,表現憤懣,跟我現在「五四青年」髮形有點配合,難怪她今天猛說我好像已武裝起要去示威抗議的樣子。其實,我也只是在她面前表現一下,面對教授時候,又沒有那把勁兒了。   是的,世界沒有客觀的歷史,無論怎麼持平,理解、詮釋歷史都是主觀的。主修外交關係,不能說是歷史學家,但利用詮釋歷史,試圖解釋當前或者預測國家外交政策的邏輯、源由、MENTALITY。   美國的獨立戰爭從1776年開始,到今天,就大概兩百三十多年。美國人正在打仗的時候,這邊的中國,正是豐盛平和、國勢鼎盛的乾隆時代,相信沒有幾個中國人會意識到太平洋的對岸正冒起一個在一百多年後成為全球霸主的「新生國家」。自秦朝統一六國後,那已經是公元前221的事,到今天,已經有兩千二百多年的中國歷史,你認為美國人會怎麼理解這兩千多年的歷史呢?他們能理解兩千多年跟二百多年的分別嗎?而那個分別,不是一般的分別嗎?   當羅馬帝國在476年崩潰後,在歐洲這片陸地上,再沒有出現一個統一的帝國。而中國就在羅馬帝國覆滅一百年後,建立了中國人認為最強盛的「唐朝」,後繼外國人認為經濟、文化達至頂峰的「宋代」。蒙古人的驍勇,曇花一現,對歐亞大陸在經濟、文化、政治的破壞可謂不少,但卻帶給歐亞兩地迴異的影響。歐洲經蒙古人洗禮後,發展出向外擴張,雄霸稱世的中心思想,從1492年新大陸發現後,殖民地擴張,到1750年工業革命,率先帶領全球接受新制度。相反,這邊的中國,蒙古人入侵建立元朝,外族入侵佔領中原不是鮮有的歷史,但能夠把整個中國固有的領土完全佔領,蒙古人做到了,而且是第一人。可說,中國人在公元1271年,被蒙古帝國殖民了。八十年的蒙古統治,朱元璋把他們趕回北亞,漢人再次奪回中原的統治權,建立明朝。明朝經外族洗禮後,發展出一種內向的模式,除了朱元璋四子朱棣永樂帝時曾一度南下,展開了鄭和七下大西洋壯舉外,朱明各朝均忙於修築長城,至戚繼光築起萬里長城的「精華」,軍事上作用並不顯要,但實際上就把中國人關在長城以內,固步自封。滿清承繼前朝的遺產,享受了一百多年的「太平盛世」,但也埋下了與世界不接軌的種子,直至英國人發難,中國在1842年鴉片戰爭南京條約後,到今天一百多年,「自強運動」的口號盤旋於每個中國人的靈魂,民族屈辱成為我們的「集體回憶」,一代傳一代。   以上的歷史描述,簡單得可以,但帶出研究人員多個問題,例如: 羅馬帝國衰落後,歐洲從此沒有出現統一的帝國,為何中國這邊,朝代更替後,帝國不衰,一直延至20世紀初才瓦解呢?是因為儒教的高尚情操,教化有道以致傳遍四海?還是因為中國歷代君主均是Machiavelli (馬基維利)描述的不擇手段以求鞏固權力地位?引申,中國並不是傳統論述中所謂的「和平」文化,而是典型的現實侵略形民族? 兩千多年前的戰國,到後來的三國時代,武人當道,傳說流傳,孫子兵法、三國演義等一直為中國人熱愛的故事。由此,可以解釋中國人自古崇武的傳統,跟「和平」「教化」相反。 我們的歷史書,元朝是中國歷史的一部份,但美國這邊「元朝」是蒙古帝國的一部分,以漢人為主的中原政權已被蒙古人消滅,所以「元朝」不是中國歷史,相反,中國人在那段時期,是屬於蒙古人的歷史。 元朝的邏輯同樣可以放在滿清,但因為60 70 年代的學者一致認為滿族入主中原後,「以華制華」的政策,其自身漢化程度已把自己的民族融入漢人歷史。可是,這個論述到九十年代受到大批學習批評,原因是北京、俄國、台灣開放了不少清朝時期的文件,其中以北京開放的滿文檔案最受注目。學者經研究滿文後發現,把滿清放入以漢族為主的「中國歷史」是不對的。 滿清的實際管轄範圍已大大超越以漢族為中心的「中原中國」,雖然漢人人口仍是滿清的主要「百姓」,但是中原地區只屬滿清的一剖份,而不是全部。滿清帝國應該獨立於傳統的「漢化」論述。 由此,對「帝國主義」(imperialism)產生了另一論述。滿清的中國,自1842年鴉片戰爭後,到今天全國人民均以一種「受害者」的批判角度來評擊歐美的「帝國主義」,可是滿清皇朝正正是「帝國主義」的始作俑者。滿人東北的擴張,把台灣、北邊的蒙古、西北的新疆、西藏全納入版圖,領土比明朝時擴大至四倍。究竟誰是「帝國主義入侵者」? 如果滿清也是帝國主義者,則其帝國崩潰後,各民族應該有「自決」的權力決定民族的前途 如果滿清歷史不屬漢人為主的中國歷史,則滿清的版圖沒有直接跟當代中國政權連上關係。意思也就是,中共不是承繼滿清版圖的必然所屬者。 中國外交關係的模式,美國中國歷史始祖費正清(Fairbank)提出歷朝歷代圴能找到「朝貢制度」的模型,由此引申到今天的中共外交關係模式,是否還存有這個天子在上,臣民在下的「中國中心論」?中國是否以一種道德、文化高尚的優越去倡導另一個有別於西方的民主自由的「國際社會」(internatinoal society)?這個以「中國中心」(Sinocentric)為主的「世界制度」(World Order)是不是對歐美才建立了兩百多年的「制度」(Westphalian order)造成威脅? 有關中國最後一個皇朝的覆滅原因,主要是內部結構造成?還是外在因素?內外兩者都不能分割,但試看以下的論述: 有關鴉片戰爭的研究,英國人銷售鴉片至中國,道德上一致受到世人的譴責,但爭論的招點是當時清朝拒絕「自由貿易」、「平等互設大使」等被認為「新世界」的制度,而迂腐的儒派清官卻以「天朝大國」的態度對待歐人,是清人不務時勢,還是歐人強悍無理? 清朝人口是明朝時的四倍,但各項生產沒有因為人口增加而提高生產質量,相反卻進入「平衡陷阱」(equilibrium trap),意思就是國家已經沒有「資源」(capital)投放於提高生產量之上。解決方法要不就是減少人口,或者提升技術(工業革命),或者就是增加資金投入。技術提升是晚清「自強運動」的實踐,至於資金投入則是「帝國主義入侵」的成果。有學者認為如果滿清好好利用當時「列強」投入的資源,加以管理,提升國民、國家制度,中國現代化不用等到1980年鄧小平年代才開始。東鄰日本明治維新的成功,正正是帝國主義入侵帶來正面推動革新的證明。 鴉片貿易帶來的逆差雖然對中國內部經濟傷害很大,但是跟清朝大部份官員均染上鴉片癮的禍害相比,後者才是造成清朝衰亡的原動力。官員壟斷鴉片貿易,貪污枉法,加上毒癮影響效率,造成朝庭的合法/認受性受到質疑,起義、叛亂四起。中央政府忙於處理內亂,對付外強顯得更無力。 以上幾點,觀乎把內部結構和外在因素結合,但再仔細察看,則全是內部原因造成,外在的侵略只是加速其滅亡,這就是美國人所理解的晚清歷史。教授在講到晚清時清朝官員怎樣用「天朝大國」自居,把歐人等同前代的朝貢國,如越南、韓國;看到歐人的船堅利炮不單不懂如何對付,反之產生了神神怪怪的義和團護身法寶,及至發展成「仇外」「排外」心理,國人這等心理延至「文革」時達至頂峰,及至2005年反日浪潮,再次證明中國人傳統的「排外、仇外」心理。這種不信任「外國」的心理,導致當今中國外交處處以「特殊國」自居,處處以「中國有特色xx」為借口而拒絕接受西方、甚至全球公認的價值觀(value),例如民主、自由。 歷史的片面性,選擇性詮釋,讓人聽著不安、愁緒。言之有理的前提,是應該審視看歷史。抽取歷史的片斷來確認預設的理論,不單簡化事件的複雜、多向性,而且對於文化的彈性、多樣性、活力均全面二元化。對於將來兩大國的關係,有多大的前瞻性?    

Posted in History | 4 Comments

今天雙十, 那年宣統, 都已成過眼

Quote 今天雙十, 那年宣統, 都已成過眼       今天雙十, 那年是宣統三年(1911): "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巨變前夕的深夜裡, 槍砲聲敲碎了寧靜夜,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劍。多少年砲聲仍隆隆,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巨龍巨龍你擦亮眼,永永遠遠地擦亮眼" 說的正是教天人動容的那場革命. 然而,巨龍百載眼未亮, 于右任死前北望神州, 他說: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 當大陸軍方還在喊"辛亥百年,一統中國"時, 倒不如靜思辛亥百年以還中國發生過什麼事: 北伐、抗日、內亂內戰,南京屠殺、文革浩劫、六四屠城……都是一具具中國人(及中國知識份子)被蹂躪、被凌辱、焚燒的肉體,橫陳在那片飽醮血淚得發黑的中國土地, 現今中國人記不起, 我們國人記挂狂開發、上太空、搞經濟、扮西洋, 其實,連自己文化文明都忘掉了, 還說什麼華夏重光? 那年宣統, 都已成過眼,今天雙十, 何以繼將來. 舜禧

Posted in Histor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