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hina

Tiananmen anniversary articles

Here are some articles on the looming anniversary of the Tiananmen massacre: Tiananmen Square Anniversary Prompts Campaign of Silence By ANDREW JACOBS http://www.nytimes.com/2014/05/28/world/asia/tiananmen-square-anniversary-p rompts-campaign-of-silence.html I, Too, Will Stand Up for Tiananmen By MURONG XUECUN http://www.nytimes.com/2014/05/23/opinion/23iht-edmurong23.html <http://www.nytimes.com/2014/05/23/opinion/23iht-edmurong23.html?_r=0&gt;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anniversar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News and politic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Minxin Pei on Is China’s Communist Party Doomed?

Source: The Diplomat (10/1/12): http://thediplomat.com/2012/10/01/is-chinas-communist-party-doomed/ Is China’s Communist Party Doomed? Minxin Pei Could Beijing’s ruling elite succumb to the same fate as those in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Perhaps. Last Friday’s announcement in Beijing that the rul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中共主導香港「文明大躍退」

2012年08月02日 00:00 林和立 自然與社會科學家多半深信人類的基因、素質與文化水準在不斷改進。例如達爾文的《進化論》、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國富論》、孫中山的《建國方略》或是近期法蘭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 的《歷史的終結》,都認為世界各國雖有文化、宗教和政治經濟制度的差異,但歷史總體是前進的,人類會拋棄封建式的迷信、愚昧與盲從,而擁抱科學、文明、民主與理性。 當然,烏托邦主義式的「必然進步論」亦受到近代數起歷史事件的挑戰。最明顯的「文明大躍退」案例是二戰時期兩個備受稱譽的民族,即德國與日本人如何背叛他們優秀的文化傳統而奉行法西斯軍國主義與種族滅絕主義。這曠世悲劇說明在特定的政經、文化與國際關係條件下,某些天賦高、經濟與教育水準卓越的民族同樣會走向集體自殺式的絕地沉淪。 大躍進變大躍退的邏輯在近百年中國歷史裏演繹得淋漓盡致。毛澤東從少年到中年是個左得要命並反科學的烏托邦主義者;馬克思明明指出社會主義革命只可能在工業革命發生後的國家由無產階級工人進行。中國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根本不具備馬列主義革命的條件,但老毛以愚公移山的態勢在神州搞起政治大躍進。到五十年代中期,毛進一步硬推工農大躍進,試圖在一、二十年間「追英趕美」。慘絕人寰的結果包括三年大饑荒,餓死的民眾估計超過兩千萬! 從一九六六年文革開始到今天,中國在民主、法治、人權等最關鍵的普世價值領域都在走回頭路。十年浩劫期間神州的寶貴文化遺產,包括儒、釋、道等禮義廉恥國粹被破壞得似乎蕩然無存;毛澤東利用秦始皇帝時代的人治與法西斯主義的白色恐怖來達到他一己的封建皇朝夢。改革開放之後鄧小平的兩個悍將胡耀邦與趙紫陽曾試圖以符合國際慣例的思想解放與政治改革力挽狂瀾。可惜胡趙的體制內「文化復興」非常短暫。天安門屠城後中國文化倒退又故態復萌:中共再接再厲地把中國人的倫理、良知與核心價值打個稀巴爛!例如,把有傑出貢獻的中國唯一諾貝爾獎獲得者劉曉波收監;利用比明朝東廠更厲害的專政與宣傳機器把所有中國人禁錮在絕對一元化、「萬事以黨為先」的奴化意識形態中;鼓吹憤青形民族主義來掩蓋國內官商勾結、狼狽為奸的黑社會主義等等。 一九九七年後,中共為了讓「一國」顛覆「兩制」,不惜軟硬兼施地在無論是政經或文化教育水準都高於大陸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主導「文明大躍退」。這陰謀詭計其實在馬上要出爐的「國民教育」前已進行得如火如荼!就以特區名震遐邇的政府與公司管治制度為例。香港繼承了英國式的法治精神與公務員文官制度,曾一度被著名經濟學家密爾頓•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推崇為全世界自由經濟的典範。但董建華時代的特區政府已奉阿爺之命開始削弱香港成功的基石。例如老董利用「政治任命制」的障眼法把一批親共精英滲入特區政府高層。董把大紫荊勳章授予六七年暴動的黑手楊光,並曾命令廉政公署不要起訴愛國人士。同樣嚴重的是,本來政治中立的高級公務員為了取悅「阿爺」而出賣香港的靈魂。以「西環」為中心的「第二梯隊」逐漸在特區政壇興風作浪。有高幹子弟背景的紅色資本家開始在香港商界也文也武,他們除了跟本地企業龍頭聯手搞壟斷外,更進行內幕交易與洗錢等非法勾當,嚴重損害了香港公平競爭與相對廉潔的營商環境。 香港的文明大沉淪在曾蔭權時代變本加厲!大陸那種「阿爺淩駕所有法律與道德之上」的思維與處事方法在特區發酵,直接蠶食香港的核心價值。Cheap曾替「西環治港」,包括中聯辦肆無忌憚地干預如立法會選舉等特區內部事務大開綠燈。曾政權甚至讓國安與公安人員在香港公開活動。近年特區政府更以大量人力物力炮製琳琅滿目的「德育與國民教育」的洗腦兼染紅教材。去年八月在特區最高學府,香港大學上演的那幕向中南海權貴磕頭的獻媚戲碼更打響了「國民教育」的第一炮! 香港文明大沉淪在梁振英任內大概會完成得七七八八。CY跟土共穿同一條褲子,在引入大批根正苗紅的「愛黨國精英」進入治港班子的同時,梁政權的主要政治任務是讓洗腦教育強勢粉墨登場。畢竟教育、文化、道德與價值觀是每個國家與地區的命脈,香港下一代的腦袋是中南海要佔領的最重要陣地。從這角度看,「愛黨國教育」比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更要命!之所以當無數有良知的家長、教師、學生與知識份子都站出來向洗腦政治運動說不的時候,CY絕對不會讓步!近幾星期當我們看到好幾位港大畢業、受過英國文官制度薰陶的高官大搞大陸式的指鹿為馬騷為洗腦教育護航時,我們就知道特區的「文明大躍退」幾乎成功了一半! 英籍匈牙利作家亞瑟•庫斯勒(Arthur Koestler)的名著《中午的黑暗》把獨裁國家的反文明秩序表露無遺。跟阿爾多斯•赫胥黎 (Aldous Huxley) 的《勇敢新世界》與喬治•奧威爾 (George Orwell) 的《1984》等反烏托邦主義作品一樣,庫斯勒對生活在極權國度裏的人民的前途發出哀鳴。的確,當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看到港人經過數代慘澹經營出來的高質素文明受到「人民民主專政」歇斯底里地蹂躪時,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正如在中午看到黑暗秒殺太陽。 相信人類進化論的人同時相信邪不能勝正。「文明大躍退」在近百年歷史裏曾經一再輪回,但人望低處、擁抱黑暗、膜拜愚昧與極權畢竟不是人類進化的正常軌跡!拜祖國的特別眷顧,香港的基因已局部變種,部分香港人逐漸害怕真理,從文明過度到野蠻,面對利誘與強權時開始條件反射地下跪;在特區的細胞完全失去對付反民主、反文明病毒的免疫力之前,不願做奴隸的港人應該加把勁地怒吼,義無反悔地粉碎中共與賣港分子操刀的「文明大躍退」驚天陰謀!

Posted in China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NYtimes: China Casts Ex-Leader’s Wife in a Familiar Role

By ANDREW JACOBS Published: July 26, 2012  BEIJING — In a nation that prefers the wives of political leaders to be bland adornments, Gu Kailai was positively fluorescent. Married toBo Xilai, the Politburo member whose downfall earlier this year is stil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Xi Jinping’s millionaire relations reveal elite Chinese fortunes

By Bloomberg News, Published: June 29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xi-jinpings-millionaire-relations-reveal-elite-chinese-fortunes/2012/06/29/gJQAcE49AW_story_1.html June 29 (Bloomberg) — Xi Jinping, the man in line to be China’s next president, warned officials on a 2004 anti-graft conference call: “Rein in your spouses, children, relatives, friends and staff, and vow no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Hong Kong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李怡: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

蘋論2012 6/16 李旺陽事件,在警方說只有五千人上街的情況下,居然能使中聯辦和建制派紛紛轉軚,最妙的是候任特首梁振英,15次不回應事件,但在中聯辦李剛開腔後也鸚鵡學舌了。他還大言不慚地說他的感受同香港市民一樣。香港市民在知道這事的第一天就表示悲憤,梁振英卻於事件曝光十天後,才重複中央的調調,他的感受有哪一點與市民一樣?現在中共和他們在香港的跟屁蟲都說要求調查事件,若真有誠意,首先應要求當局把李旺陽的妹妹、妹夫放出來。現屍體已火化,卻說要請專家驗屍,這不是廢話嗎?若不是面對市民7.1上街使胡錦濤難堪的情勢,中聯辦豈會帶領着一眾跟屁蟲轉軚? 不過,梁振英與市民的感受雖不同,但某些意見卻有雷同之處。其中較有人認同的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論。這見解最先是由江澤民提出來的。許多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士,在六四平反和李旺陽事件中,都有類似看法。本報「論壇」版昨天就有一篇文章,認為哀悼義人應適可而止,今天港人介入大陸事務,他日中共也可用同樣理據介入香港事務,無端賠上香港的高度自治。數天前,「論壇」另一作者提出對六四的另類思考,認為面對中國,應抱持局外人心態,中共道不道歉,民主改不改革,是中國人的事,「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也不要犯河水,即使民主井水亦然」。 這種看法,也許是受學者陳雲的「香港城邦論」的影響。在李旺陽事件中,陳雲不同意示威群眾逼梁振英代香港人出頭。理由是:香港人正式以中國公民的憂患與共的身份去追查,即承認了自己是中國公民;小圈子選出來的梁振英,由此正式取得香港人民的道德授權;香港干預中國內政,換來中國有口實干預香港,等於開門揖盜;香港人尊重法治,因而不該干預中國法制。 這是正常人假設中國是一個正常國家、中共是正常體制的憂慮。但中共不是。首先,從回歸以來中共不顧《基本法》規定對香港的粗暴干預(不照《基本法》程序釋法,種票,種人,不勝枚舉),就知道河水犯不犯井水,決不取決於井水有沒有犯河水。河水要犯就犯,不需口實,因為它不是一個依從法規(《基本法》)的政權。其次,若真正依照《基本法》規定,只有《基本法》22條規定中央和各地方不能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卻沒有規定香港人不能干預大陸事務。相反,港區人大政協,正是為港人參與管理內地事務而設的,鄧小平說過香港人可以罵共產黨,香港人為大陸事而示威,也是集體「罵共產黨」的一種方式。因此,根據《基本法》,河水不能犯井水,但沒有規定井水不能犯河水,尤其所謂犯也只是意見表達而已。 香港人尊重法治。在一國兩制之下,要維持香港的法治傳統,必須時刻表現出我們尊重法治這種價值觀。因此,也必須對不顧法律規定而無法無天的專政行為表達我們的意向。在李旺陽事件中,我們不是不尊重中國的法制,而是要求中國當權者尊重他們自定的法制(比如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 如果香港能成為一個真正排除中共獨裁政權干預的獨立城邦,當然很好。但事實是不可能。既無法擺脫魔掌,就需要無時無刻地向「一國」向「另一制」表達我們對自由法治人權民主這些價值觀的堅持,也為了向大陸所有支持這種普世價值觀也支持香港這一制的人士表達我們的心向。 「建設民主中國」這口號,對於大多數香港人來說,無疑陳義過高,不是香港人努力就可以達致的。但對六四,對李旺陽事件,我們發出抗議之聲,卻是為了向中共表達我們要維護怎樣的價值觀,我們譴責一味諂媚專制政權而不顧香港傳統價值觀和市民意向的掌權者和建制派,也是為了維護我們的根本利益。 這是李旺陽事件和全港市民的關係。哀悼義人要窮究到底,無須適可而止。我們也不會中緩兵計,7.1正是向中國領導人表達我們意向的重要時刻。

Posted in China, Hong Kong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Ian Johnson: ‘In the Current System, I’d Be Corrupt Too’: An Interview with Bao Tong

http://www.nybooks.com/blogs/nyrblog/2012/jun/14/china-corruption-bao-tong-interview/ Sim Chi Yin Bao Tong, Beijing, June, 2012 Bao Tong is one of China’s best-known political dissidents. In the early to mid 1980s, he was director of the Communist Party’s Office of Political Reform and the policy secretary f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