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ews and politics

Time (Asia version) 10/13: Hong Kong Stands Up

Why the territory’s fight for democracy is a challenge for China This story appears on the cover of the Oct. 13, 2014, Asia edition of TIME. The typhoons that lash Hong Kong make quick work of umbrellas, the squalls twist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Hong Kong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Tiananmen anniversary articles

Here are some articles on the looming anniversary of the Tiananmen massacre: Tiananmen Square Anniversary Prompts Campaign of Silence By ANDREW JACOBS http://www.nytimes.com/2014/05/28/world/asia/tiananmen-square-anniversary-p rompts-campaign-of-silence.html I, Too, Will Stand Up for Tiananmen By MURONG XUECUN http://www.nytimes.com/2014/05/23/opinion/23iht-edmurong23.html <http://www.nytimes.com/2014/05/23/opinion/23iht-edmurong23.html?_r=0&gt;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anniversar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News and politic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Minxin Pei on Is China’s Communist Party Doomed?

Source: The Diplomat (10/1/12): http://thediplomat.com/2012/10/01/is-chinas-communist-party-doomed/ Is China’s Communist Party Doomed? Minxin Pei Could Beijing’s ruling elite succumb to the same fate as those in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Perhaps. Last Friday’s announcement in Beijing that the rul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中共主導香港「文明大躍退」

2012年08月02日 00:00 林和立 自然與社會科學家多半深信人類的基因、素質與文化水準在不斷改進。例如達爾文的《進化論》、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國富論》、孫中山的《建國方略》或是近期法蘭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 的《歷史的終結》,都認為世界各國雖有文化、宗教和政治經濟制度的差異,但歷史總體是前進的,人類會拋棄封建式的迷信、愚昧與盲從,而擁抱科學、文明、民主與理性。 當然,烏托邦主義式的「必然進步論」亦受到近代數起歷史事件的挑戰。最明顯的「文明大躍退」案例是二戰時期兩個備受稱譽的民族,即德國與日本人如何背叛他們優秀的文化傳統而奉行法西斯軍國主義與種族滅絕主義。這曠世悲劇說明在特定的政經、文化與國際關係條件下,某些天賦高、經濟與教育水準卓越的民族同樣會走向集體自殺式的絕地沉淪。 大躍進變大躍退的邏輯在近百年中國歷史裏演繹得淋漓盡致。毛澤東從少年到中年是個左得要命並反科學的烏托邦主義者;馬克思明明指出社會主義革命只可能在工業革命發生後的國家由無產階級工人進行。中國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根本不具備馬列主義革命的條件,但老毛以愚公移山的態勢在神州搞起政治大躍進。到五十年代中期,毛進一步硬推工農大躍進,試圖在一、二十年間「追英趕美」。慘絕人寰的結果包括三年大饑荒,餓死的民眾估計超過兩千萬! 從一九六六年文革開始到今天,中國在民主、法治、人權等最關鍵的普世價值領域都在走回頭路。十年浩劫期間神州的寶貴文化遺產,包括儒、釋、道等禮義廉恥國粹被破壞得似乎蕩然無存;毛澤東利用秦始皇帝時代的人治與法西斯主義的白色恐怖來達到他一己的封建皇朝夢。改革開放之後鄧小平的兩個悍將胡耀邦與趙紫陽曾試圖以符合國際慣例的思想解放與政治改革力挽狂瀾。可惜胡趙的體制內「文化復興」非常短暫。天安門屠城後中國文化倒退又故態復萌:中共再接再厲地把中國人的倫理、良知與核心價值打個稀巴爛!例如,把有傑出貢獻的中國唯一諾貝爾獎獲得者劉曉波收監;利用比明朝東廠更厲害的專政與宣傳機器把所有中國人禁錮在絕對一元化、「萬事以黨為先」的奴化意識形態中;鼓吹憤青形民族主義來掩蓋國內官商勾結、狼狽為奸的黑社會主義等等。 一九九七年後,中共為了讓「一國」顛覆「兩制」,不惜軟硬兼施地在無論是政經或文化教育水準都高於大陸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主導「文明大躍退」。這陰謀詭計其實在馬上要出爐的「國民教育」前已進行得如火如荼!就以特區名震遐邇的政府與公司管治制度為例。香港繼承了英國式的法治精神與公務員文官制度,曾一度被著名經濟學家密爾頓•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推崇為全世界自由經濟的典範。但董建華時代的特區政府已奉阿爺之命開始削弱香港成功的基石。例如老董利用「政治任命制」的障眼法把一批親共精英滲入特區政府高層。董把大紫荊勳章授予六七年暴動的黑手楊光,並曾命令廉政公署不要起訴愛國人士。同樣嚴重的是,本來政治中立的高級公務員為了取悅「阿爺」而出賣香港的靈魂。以「西環」為中心的「第二梯隊」逐漸在特區政壇興風作浪。有高幹子弟背景的紅色資本家開始在香港商界也文也武,他們除了跟本地企業龍頭聯手搞壟斷外,更進行內幕交易與洗錢等非法勾當,嚴重損害了香港公平競爭與相對廉潔的營商環境。 香港的文明大沉淪在曾蔭權時代變本加厲!大陸那種「阿爺淩駕所有法律與道德之上」的思維與處事方法在特區發酵,直接蠶食香港的核心價值。Cheap曾替「西環治港」,包括中聯辦肆無忌憚地干預如立法會選舉等特區內部事務大開綠燈。曾政權甚至讓國安與公安人員在香港公開活動。近年特區政府更以大量人力物力炮製琳琅滿目的「德育與國民教育」的洗腦兼染紅教材。去年八月在特區最高學府,香港大學上演的那幕向中南海權貴磕頭的獻媚戲碼更打響了「國民教育」的第一炮! 香港文明大沉淪在梁振英任內大概會完成得七七八八。CY跟土共穿同一條褲子,在引入大批根正苗紅的「愛黨國精英」進入治港班子的同時,梁政權的主要政治任務是讓洗腦教育強勢粉墨登場。畢竟教育、文化、道德與價值觀是每個國家與地區的命脈,香港下一代的腦袋是中南海要佔領的最重要陣地。從這角度看,「愛黨國教育」比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更要命!之所以當無數有良知的家長、教師、學生與知識份子都站出來向洗腦政治運動說不的時候,CY絕對不會讓步!近幾星期當我們看到好幾位港大畢業、受過英國文官制度薰陶的高官大搞大陸式的指鹿為馬騷為洗腦教育護航時,我們就知道特區的「文明大躍退」幾乎成功了一半! 英籍匈牙利作家亞瑟•庫斯勒(Arthur Koestler)的名著《中午的黑暗》把獨裁國家的反文明秩序表露無遺。跟阿爾多斯•赫胥黎 (Aldous Huxley) 的《勇敢新世界》與喬治•奧威爾 (George Orwell) 的《1984》等反烏托邦主義作品一樣,庫斯勒對生活在極權國度裏的人民的前途發出哀鳴。的確,當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看到港人經過數代慘澹經營出來的高質素文明受到「人民民主專政」歇斯底里地蹂躪時,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正如在中午看到黑暗秒殺太陽。 相信人類進化論的人同時相信邪不能勝正。「文明大躍退」在近百年歷史裏曾經一再輪回,但人望低處、擁抱黑暗、膜拜愚昧與極權畢竟不是人類進化的正常軌跡!拜祖國的特別眷顧,香港的基因已局部變種,部分香港人逐漸害怕真理,從文明過度到野蠻,面對利誘與強權時開始條件反射地下跪;在特區的細胞完全失去對付反民主、反文明病毒的免疫力之前,不願做奴隸的港人應該加把勁地怒吼,義無反悔地粉碎中共與賣港分子操刀的「文明大躍退」驚天陰謀!

Posted in China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NYtimes: China Casts Ex-Leader’s Wife in a Familiar Role

By ANDREW JACOBS Published: July 26, 2012  BEIJING — In a nation that prefers the wives of political leaders to be bland adornments, Gu Kailai was positively fluorescent. Married toBo Xilai, the Politburo member whose downfall earlier this year is stil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長平:國民教育謊言始

26 七月 2012 by 陽光時務 文/長平 香港的「國民教育」議題出現在郵件組,有同事提議謹守學術定義,慎用「洗腦」,我從心底裏贊同。隨後看到記者對於中小學教師的訪談,一些教師表示國民教育課程中的「洗腦」沒有外界擔心的那麽嚴重,無論教材如何,教師還是有很大的主動權,可以控制其如何執行。我感到非常欣慰,香港教師畢竟和內地大不相同,「國民教育」可以休矣。 等到看了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編寫《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册》,我驚訝得半天說不出話來。該《手册》開宗不明義地,對中國模式做了如下定義:「中國模式,是指中國近年在社會穩定下,在經濟、外交所展現的高速、穩定發展道路。」這短短的一句廢話裏,「穩定」一詞出現了兩次。在整個薄薄的文本裏,也在不厭其煩地重複著社會穩定。這分明是「穩定壓倒一切」的一種更怯懦、更假裝斯文也更陰險的表述。內地人一看就明白,香港人卻未必了然。 正如一些內地馬屁學者所爭論的,早在美國學者Joshua Cooper Ramo 2004年發表有關北京共識(Beijing Consensus)的文章之前的八十年代,鄧小平就明確說出了這個概念,並一直堅持這種道路。鄧小平的表述要明白得多,那就是「一個中心(以經濟建設爲中心)」和「兩個基本點(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核心是,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它在經濟領域的表現,正如學者秦暉所說,就是在資本全球化時代,利用「低人權優勢」,與別的高人權標準的國家競爭。這種競爭的結果是,短期高速發展,長期害人害己。 這個《手册》不敢像鄧小平那樣蠻橫霸道,就開始打太極拳,在貌似客觀理性的文字中,大抄特抄內地的政治謊言。比如,關於「中國模式的內涵」,在政治方面的總結,第一條竟然是「民本思想」。它稱「傳統思想中以民爲本,爲民負責的理念不但得到延續,更成爲當代中國政府的合法性來源。傳統的民本主義加上現代民主理念規範為政者要以民爲本,不以一黨一派的利益爲先,有利政府執行長遠的政策與計劃」。 這種馬屁拍得連中共自己都會感到臉紅,它一直靠反傳統起家,現在也宣稱自己的合法性來自民主選舉。而且不僅普通民衆,無數政府官員也都在抱怨各級政府的短視,只知道搞政績工程,什麽時候有利於執行長遠的政策與計劃了?如果真有什麽長遠計劃的話,那就是把家人和孩子移民到美國等西方國家。這並不是一個笑話,中共自己的反腐材料也表明,這是有實權的中高級官員做得最多的長遠計劃。 該教材照抄中共《十七大報告》,把中國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總結爲「三個有機統一,四大民主框架」,然後對「人民代表大會」等政治制度進行了詳細的介紹。本文不想討論這些制度設計在理論上的內在矛盾,而要指出即便是這樣的制度設計,在現實中國也只是一張藍圖而已。有多少人大代表經歷過真正的選舉?他們中有多少人相信自己代表人民的意志?有多少人相信自己手中的選票?為什麽在這個重巒叠嶂的權力結構中,連最底層的獨立候選人都會遭到警察的反覆騷擾? 把一個畫得不怎麽好的藍圖,當作已經完美執行的事實告訴學生,是這本手冊最大的謊言。 編寫者是不知就裏呢,還是假裝很傻很天真?如果是前者,那麽沒有編寫解釋中國模式的資格;如果是後者,那就是謊言政治的幫凶。當讀到「文化方面」的「社會主義榮辱觀」時,我就不再為這個問題而困惑了。對於一個官員動輒貪污上億元,屢屢强姦幼女,災害之後每每詳細統計樹木畜牲傷亡情况卻不允許問人死幾何,強拆民房易如反掌,上訪者常常被關進精神病院的社會來說,「八榮八耻」竟然是其核心價值體系? 需要辨析的是,手冊中一再重複關於經濟發展的謊言。這個謊言就是,政治上集權專制的中國模式,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原因。事實是,中國經濟正是在衝破、瓦解這種模式的過程中,引進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才得到高速發展的。緊跟並推動這個發展的中國經濟學家,如吳敬璉、張維迎、許小年等人,一再沉痛地呐喊,這種政治模式是經濟發展的障礙。把發展的障礙說成是發展的原因,是一種政治洗腦宣傳。教材編寫者自認爲比這些經濟學家更加瞭解中國經濟呢,還是處心積慮地要把謊言移植到香港? 這些謊言和歪理,在內地越來越沒有市場,因為墨寫的謊言掩蓋不住血寫的事實。無論你把「以民為本」說得如何天花亂墜,地震來了校舍紛然倒塌,暴雨來了警察到遇阻的車上貼罰單,數十萬嬰幼兒喝了毒奶粉家長還不敢抗議……洗腦的效果自然要大打折扣。越是瞭解國情的官員,越不相信他們每天都在重複的謊言。然而,香港人沒有這些慘痛的親身經歷,學了這些謊話連篇的國情教育,再去看看那些被精心包裝的祖國新貌,無疑更加容易受騙上當。 香港人需要爭取的,是徹底拒絕這樣的國民教育。這種教育的核心內容就是謊言,為了維護謊言必然要限制言論自由。中國內地已經走過的道路,正在承受的痛苦,香港還要重複嗎?

Posted in Hong Kong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程翔:哀國民教育淪為洗腦

2012年07月19日 信報 香港政府即將在今年九月份開始推動九年的國民教育。從官方資助的教材《中國模式》以及推薦的參考書等內容看,都使人擔心這種“國民教育”是實質性的洗腦。 在《中國模式》這本《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的小書,是給教師作國民教育科指導之用,當中以「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形容中共一黨專政模式,而歐美的民主多黨制則被說成是「政黨惡鬥、人民當災」! 如果說,教科書還說得比較間接,則參考書就把“洗腦”的企圖說得更加露骨了。例如: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香港人價值觀念研究》,批評港人國民意識薄弱,文中指港人「兩制」凌駕於「一國」,重申「一國」高於「兩制」;又指出港人因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西方觀念,從而對國民身份認同造成障礙,並把教協、民主派等組織稱為「反對派」。 又例如:香港新一代文化協會《中國情教育教案結集》要求學生放下歷史包袱(相信是指對“六四”事件的堅持)、放下不良印象(對中共歷年錯誤形成的不良印象),重新認識國情。教聯會的《香港國民教育的新焦點:理解香港與內地合作的關係》則指出香港老師未夠愛國,故必須參加國情班培訓國情。 筆者不反對通過國民教育培養年青一代對國家的感情和承擔,關鍵是由誰做?如何做?怎樣教?教什麼等問題。就目前的教科書與參考書內容來看,令人擔心它要教育出的國民是一個以統治者的是非為是非的「唯權、唯上」型國民。對統治者的功固然歌功頌德,對統治者的過,則以「放下歷史的包袱」輕輕帶過。 英國啟蒙時期大哲學家約翰。密爾頓(John Milton)在其1644年發表的《論教育》(Tractate of Education)中指出,教育的目的是要使人成為“勇敢的、名副其實的愛國者,為神所珍、為萬世所景仰”(living to be brave men and worthy patriots, dear to God, and famous to all ages)。 既然國民教育強調要培養愛國者,那麼我們的國民教育應該如何進行,才能夠培養出像密爾頓所提出的“勇敢的、名副其實的愛國者”?關於這個問題,筆者建議大家重溫一百多年前中國啟蒙大師梁啟超先生對這個問題的論述。 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提出 「愛國」概念的是梁啟超先生1,他也是第一個提出「中華民族」這個概念的人。所以,瞭解一百多年前愛國先驅對「愛國」的看法,對一百多年後的香港如何推行國民教育,應該很有啟發。 我嘗試把梁啟超的愛國思想,歸納為以下三個重要原則:一,愛國不等同愛朝廷;二,端正人民和國家的關係;三,愛國必須先興民權。 一,愛國不等同愛朝廷 梁啟超在《新民說》第六節 「論國家思想」,文中解說了「國家」和「朝廷」兩個概念的差異。 他說:「國家如一公司,朝廷則公司之事務所;而握朝廷之權者,則事務所之總辦也。國家如一村市,朝廷則村市之會館;而握朝廷之權者,則會館之值理也。…… 兩者性質不同,而其大小輕重自不可相越。故法王路易十四『朕即國家也』一語,至今以為大逆不道,歐美五尺童子聞之莫不唾焉。……朝廷由正式成立者,則朝廷為國家之代表,愛朝廷即所以愛國家也。朝廷不以正式而成立者,則朝廷為國家之蟊賊,正朝廷乃所以愛國家也。」 在梁啟超這段文字的旁邊,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批了一段話,發揮了梁啟超的意思。批語說:「正式而成立者,立憲之國家也。憲法為人民所制定,君主為人民所推戴。不以正式而成立者,專制之國家也,法令由君主所制定,君主非人民所心悅誠服者。前者,如現今之英日諸國;後者,如中國數千年來盜竊得國之列朝也。」2 所以梁啟超說:「夫所謂唐、虞、夏、商、周、秦、漢、魏、晉、宋、齊、梁、陳、隋、唐、宋、元、明、清者,則皆朝名耳。朝也者,一家之私產也;國也者,人民之公產也。朝與國既異物。」 3 他認為,人們把「朝廷」當作「國家」,實在是一大歷史性錯誤,因為「國家者,全國人之公產也;朝廷者,一姓之產業也。國家之運祚甚長,而一姓之興替甚短;國家之面積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朝廷云者,不過偶然一時為國中巨擘之巨世云爾。……有國家而後有朝廷,國家能變置前朝廷,朝廷不能吐納國家。」國家與朝廷,顯然是性質不同、不可混淆的兩個概念。 我認為,梁啟超此說的重要性在於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把國家與朝廷分開,得出「愛國」不等同「愛朝廷」的重要觀點。從現代政治學的概念看,這段文字包含三個重要思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Hong Kong, Teaching China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