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只為了艾未未那段話

蘋論:2013/6/4

每年六四,本報都會發表〈蘋論〉談這樁發生在1989年的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而且都呼籲市民參加六四燭光會。講了23年,似乎不會有甚麼新意,而讀者大概看看題目就知道我們要說甚麼了。

今年,可能真有些市民對參加燭光會感到疲倦。前天,在〈蘋論〉的網頁留言中,一位讀者寫道:「六四我每年都會去維園,但當六四變成某些人的個人政治資本時,不去也罷。我對民主黨越來越失望,用一句毫無作為來形容他們,再恰當不過。民主靠他們來推動?不扯後腿都偷笑了。五區公投不是他們想到的主意,就不參加,他們給人的印象是,他們站出來高呼一聲,就應該一呼百應,其他後進之人,是不應該搶了他們的風頭的。難道民主理念,是給他們拿來出風頭的嗎?」不能說這位讀者沒道理,支聯會與民主黨的領導人某些重疊,而民主黨在公投、政改、參選特首和最近立會拉布中的表現,確實令許多支持民主的市民失望。想到進維園去響應這些人的高呼,也許真會使人洩氣。然而,我們去維園,難道是為某一政黨、某些人抬轎嗎?顯然不是。我們是要向沒有來維園的香港市民、向中國大陸、向世界清楚表達:在中國土地的香港這一角,有良知的香港人,23年沒有忘記中國的這一苦難,並且要中國和全世界延續這個記憶。

每年這個壯觀的燭海,幾乎是公式化的默哀、唱歌,會使頑固的中共對改變六四評價有一點推移嗎?沒有人可以回答。今年據說有一段短時間,內地的網絡沒有屏蔽「六四」之類的敏感詞;逾百人在貴陽市中心公開悼念六四也沒有受到箝制;去年中共當局主動接觸六四死難者家屬,希望商討賠償問題;而據傳溫家寶在黨內也提過重新評價六四。但所有這些,我們寧可相信是中共面臨十八大換班前權力鬥爭的反射,而不會是中共多數掌權者對六四有真正反省。在中共高層已結成壓迫老百姓的利益集團的情狀下,很難相信他們會做出跟自己利益過不去的事。

然而,我們是期待統治者發善心嗎?還是,我們只是基於對自己心中無法磨滅的良知呼喚的回應?

這一年來香港政局的發展也真令人洩氣。中共勢力在香港擴張,種人、種票、種官,最後種出一個疑似共產黨員當特首,紅背景人士雞犬升天,而泛民的渙散尤其是泛民中為首大黨疑被招安,使支持民主的市民不知所措,不少人不覺產生疑問:我們對六四燭光、對七一示威的堅持有用嗎?香港的一國兩制還能有多少保留?小小的香港對龐大的中國和那無從抵禦的專權力量,所起作用不是有如蚍蜉撼大樹嗎?

力量對比往往不是看體型的。今年台灣大選前,有外國媒體說:大陸有肌肉,台灣則有靈魂。若論香港的靈魂對大陸的影響,從興中會時代一路走來就沒有停止過。六四以來,香港社會對大陸人民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感召力,絕不能低估。今年5月號的《號外》雜誌刊登了一篇4月時到北京對艾未未的專訪。在密佈15台攝像機全天候監視下,記者問艾未未怎樣看香港這個地方?他說:「香港社會是一個讓我刮目相看的社會……她有自己的尊嚴,有自己的意志,然後有她表達的能力,她有大量的年輕人的自主性,以及她對基本價值的堅持,我覺得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社會。無論是他們過去所做,或者是在我這一次事情以後的表現,都讓我難以置信。在那裏,公民可以給出自己價值的判斷,甚至發出聲音,我認為她仍然是中國可能實現民主的一個非常好的借鏡。」

即使不為達到甚麼目的,即使對目前中國和香港的局勢失望,只為艾未未這段話,就提醒我們不能輕易放棄「對基本價值的堅持」。你今夜要去維園嗎?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