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凱撒過河

2012年04月23日

凱撒大帝的戰功,傳誦了兩千年。

凱撒大帝帶兵,到西班牙打了幾場勝仗。公元前五十八年,凱撒回過頭來征伐高廬──也就是今天的法國──十年血戰,把高廬收入羅馬帝國的版圖。
凱撒的大軍同時還北渡海峽,佔領了英國一些地方,並在倫敦紮營。羅馬兵每戰必勝,這時,羅馬行共和政體,元老院有相當的權利制約大將,元老看見凱撒的權力太大了,趁凱撒在外打仗,下令凱撒交出軍權。

但是凱撒不肯,他決定抗命,帶兵殺回羅馬,跟元老院對抗。意大利半島與高廬之間,有一條河,叫做紅河,因為多泥沙,河水沖漬,一片赫紅之色。拉丁文的紅色,從紅寶石的語意轉來,叫做 Rubico,紅河今天的名字,也叫做「魯比干河」( Rubicon)。

這條河是一條邊界,這時若凱撒班師回國,是十分敏感的行為,因為構成兵變顛覆之罪,但只要大軍在紅河以北的河岸停下來,凱撒和羅馬元老院就不至於鬧翻。一旦過了紅河,雙方就是正式的決裂,從此沒有得挽回。

但凱撒還是過了河,搗回意大利,向元老院奪政,自封為終身的獨裁者。凱撒過了河,不但大局已定,自己的命運也完了,元老院密謀,把凱撒刺殺。

於是,英文的諺語留下了一句話: To Cross the Rubicon,意思就是:過此一線,不可回頭,局面全都改觀。

香港的特首「選舉」,選出了一個新人,候任特首一上台,即刻宣佈嚴行強政。香港的泛民哇哇叫,說候任特首干預市場經濟,不尊重法治,而且承諾不算數,謊話連篇。

但是,這位先生早說過他「N屆都不會選特首」,他後來食言,又參選了,他的話靠得住嗎?如果其人「城府深沉」,是香港的威脅,那麼三月二十五日,明明泛民主派二百張選票可以制止這位獨裁者當選,如果當天,泛民的票都投給有點傻傻的另一個,當天流選,今日這位新的獨裁者,不就是不至於「候任」了嗎?

明明你可以制止他,但你沒有做,三月二十五日,你那二百票如何投,就是凱撒大兵飲馬紅河的抉擇關頭。凱撒沒有勒馬回頭,就是闖了過去,後來,凱撒遇刺,怪得了誰?明明有一個機會,可以避免,你選了這個人上台,然後又發現他不對勁,他日,刀放在你頭上,又怪得了誰?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Hong Kong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