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篇有關香港特首選舉:梁營被一致看好

看來梁狼的聲勢愈來愈大。想不到現在關鍵在於香港那一線財政團是否認同中央現在來的「安撫」。這樣就更好玩了,原本中央對唐梁的選擇應是觀望,但隨著胡派的壯大,則梁營被看好了。可惜,一線香港財團不服,那麼好戲真的在後頭了。一線財團會否因為個人的利益喜好而跟中央對著干呢?答案應該不會。所以結論,無論那一個上,就香港財團利益的版塊應該轉動不大。不過,希望今屆特首選舉給街坊師奶製造的話題,應該不會在3月25日後而停止。花生大家都想食,尤其看著當權者出醜的新聞,大家都樂見。

-----------------

林和立:王立軍是CY的「幕後功臣」

信報轉載】香港特首小圈子選戰的最新發展是:「既狼且辣」的梁振英獲得中共共青團派力撐,似乎已逐漸拋離不久前還被認為是形勢大好的唐英年。小梁在中南海得到以胡錦濤為首的團派支持在政圈流傳已有一段時間,但由於唐唐一直獲得上海幫與不少太子黨成員的賞識,加以香港大財團好像清一色挺唐,所以雖然唐少備受婚外情與「僭建地下皇宮」困擾,但獲得近四百張提名票的唐少一直被看作大熱人選。

驚天動地的變化在春節前後爆發,而且突變發生的地點是離香港甚遠的直轄市重慶。重慶全國知名的「打黑英雄」、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王立軍在知道他被中紀委調查貪污瀆職等罪狀後在二月六號鋌而走險,投奔二百多公里之遙的成都美國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老美當然不敢接收這亡命之徒。但小王的「叛國」行為已構成國際大醜聞。多年提拔小王的重慶一把手兼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無可避免要負上「疏于管教部下」的政治責任,且被迫向政治局常委作自我批評。雖然胡總等常委沒有接納他馬上辭去政治局職位的要求,但小薄已無緣在今年年底的「十八大」晉升政治局常委。揭發小王於2008年前在他的老根據地遼寧犯了經濟罪行的正是受胡總點將的中紀委要員。而且一向以棉裏藏針見稱的胡總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胡總要打擊的是過去幾年作風跋扈、不聽中央指揮的小薄。更重要的是,胡總正乘勝追擊,一挫整個太子党與上海幫的銳氣。

要知道胡總在2007年舉行的「十七大」本想欽點他的團派親信李克強作為接班人,但此大計被代表上海幫與太子党的老常委江澤民與曾慶紅破壞了,江、曾與此兩派系的其他大老力薦習近平作為「王儲」。結果李克強只拿到「未來總理」的安慰獎。去年年初江總心臟病發,死去活來,正好給胡總來個「江湖大報復」的機會。其實看似窩囊但善攻心計的胡總用「反貪牌」幹掉政敵早有前科。2006年九月,團派不是以挪用社保基金的罪名把上海市委書記兼上海邦大員陳良宇收監嗎?

團派發威,令分管香港事務的國家副主席、中央港澳領導協調小組組長習近平備受威脅。畢竟小習在去年年初曾訪問重慶,並對小薄的「唱紅打黑」運動推崇備至!北京政圈傳出習、薄與副總理王岐山當時已建立太子黨利益聯盟。即三人同時進常委,並聯手抗衡勢將進入此權力核心的團派人馬,即李克強、中組部部長李源潮與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但這形勢由於小薄墮馬而產生變化:太子黨在「十八大」後的常委中有可能會成為小數派。同樣重要的是,香港最近發生的連串負面事件,包括兩個建制派候選人陷入誠信危機與互相廝殺、而且現任特首曾蔭權被廉政公署調查收受與輸送利益等等,都對作為香港「最高話事人」的小習不利,搞不好小習要對香港的亂局負上政治責任!小習雖曾受老江所托,要「照顧」唐唐,但據北京最新消息顯示,在團派的強勢壓力下,小習已作出「換馬」,即改為挺CY的姿態。

當然,香港特首選戰最終鹿死誰手還得由九位常委拍板。按照以往慣例,政治局常委將很快召開特別會議為香港特首人選定調,之後香港的「愛國愛港」選委將收到來自中南海的「最高指示」。由於團派在黨內派系鬥爭剛贏了漂亮的一仗,而且梁振英的民意支持明顯領先唐唐,形勢對CY的確有利。但支持唐少的大財團正向北大人作最後遊說,擺出ABC (anybody but CY)的強悍態勢,據說熟悉香港的團派幹將正向這些大老闆做適度的安撫工作!

事情發展到今天,關心香港民主進程的人士只可以慨歎,「一國兩制」、「港人高度自治」、「中港河水不犯井水」等承諾已名存實亡。從2003年中央因為七月一號五十萬人上街而成立港澳領導小組之後,北京與駐港的幹部公開介入香港事務,包括中聯辦戮力為「愛國愛港」的立法會與區議會候選人拉票,中聯辦高幹肆意抨擊香港學者等等。而這次「豬狼之爭」更說明中南海內部的派系鬥爭對香港特首的小圈子選舉起了關鍵性的作用!王立軍大案牽一髮動全身,不但影響了薄熙來的仕途與太子黨的聲勢,同時也壯大了團派以致團派首領胡總在一系列人事問題上的發言權。假如梁振英當選的話,他私底下大概會大肆表揚王立軍為他的競選工程立了汗馬功勞!

=============
練乙錚:唐籌股還是梁籌股? 小圈圈都是貓與犬?
信報轉載】上周政府披露梁候選西九涉嫌造馬資料,旋即有人揭發曾特首可能與廣播商交換利益,此與前不久揭出的唐候選搞私宅深挖洞一起看,小圈子的事,一件比一件黑,令人想起《紅樓夢》第六十六回裏,冷二郎柳湘蓮的那句話:「你們東府裏除了那兩個石頭獅子乾淨,只怕連貓兒狗兒都不乾淨。」

當然,三個醜聞主角都非貓狗輩,兩個多月前,除了曾是特首,其餘兩人,一個是政務司司長,一個是行政會議召集人,合起來就是本地最高權力三巨頭;如果香港是個小小的「獨立王國」,那麼曾、唐、梁就分別是國家主席、總理、黨的總書記。

利字當頭,在北京蔭庇、本地當權派維護之下,特區政府最高層不僅勾心鬥角,而且全都腐化了。統治香港的小圈子好像深不可測,個個擺出來道貌岸然,說穿了其實就是這麼回事。今回,很多人要看北京如何解套、看曾如何挽晚節於不保、看唐如何可從酒窖底扒回地面、看梁如何憑口才優勢連消帶打出重圍,但筆者則把視線移開一點,要看梁營裏的中堅群(特別是那幾個地產商以外的專業人、前高官,香港價值的「捍衞者」)如何替心水候選人緩頰,看社會上的一些抬轎士如何顧左右而言他、渾身解數轉彎彎。

閒話休提。筆者今天分幾點簡單分析唐梁爭霸背後的政治大環境,從目前混局總結一些負面管治經驗,並展望不同人任特首的下屆政府施政特點及香港前途。

中央權鬥 延伸香港

一、香港的政治局面,因當權派爭位惡鬥急轉直下,掉進1967年左派暴動事件平息以來最黑暗的日子。2012和1967相差四十五年,兩次亂事發生的具體情況不同,背後的機制則一:都源自一貫受中共直接控制的本地組織,都發生在中共中央內部發生激烈權鬥、高層一元化領導出現危機之際【註】。

看似偶然巧合,後面卻有共同邏輯。香港大陸血脈相通,經濟互補有無,除了諸如最近發生的一些與自由行相關的摩擦之外,一般利大於弊;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三十年以來,尤其如此。但是,政治方面的情況卻大不一樣。大陸那一制的黨內高層一開鬥,便產生龐大震盪脈衝,這些政治電脈衝通過條條黨線直接導入香港,以致無論是九七之前或之後,香港這一制都無法有效絕緣。事實上,九七回歸以來,在港的明暗黨線大量增加,形成兩制之間的超導體,加上沒有了港英政府充當電阻,而從前依附港英的本地資本家已與黨線完全熔合,故兩制之間的政治「短路」更易形成。

大家今天見到的本地亂局,在以後的日子裏,每當中央發生權鬥之時,都會換個面目重複出現。常聽有人指責泛民「反中亂港」,但香港人一再親身經歷的,卻是「中亂港翻」。中央的質量能量比香港大千百倍,本地人何可亂中?倒是中央內部若因各種原因爭權爭亂了,輕易可以把整個香港社會翻轉。此乃西諺說的:不是尾巴搖狗,是狗搖尾巴。上面說的兩次由中及港亂局背後的共同邏輯,即是這種狗搖尾巴的事例也。

看看文件 豈可治港

二、北京硬把一些毫無管治經驗及政治歷練的親信放進行政會議,希望培養成才當特首,一錯再錯。2002年特區政府換屆,筆者時任中策組高顧,已向當局提出此做法有大問題,因為會分裂行政會議,各「準特首」輕則貌合神離,重則互挖牆角,甚至和政府暗裏抬槓,在任特首顧此失彼,難以為政。離開中策組之後,筆者更多次在本報文章中指出此種做法的謬誤,結果是,前有董建華,後有梁振英,管治人才培養不來,當權派的分裂卻由行政會議開始。

尤有甚者,行會重點作用之一,是「挑剔」各政策局提交予特首的政策提議;擔此角色人物,少不免要與制定政策背後的主要力量即各資深公務員產生矛盾。我們看到,以前的董氏、當今的梁氏,都與公務員不咬弦,甚或有嫌隙、難以合作;這種負面關係的成因很具體,不是一句漂亮話「大家為香港」便可取消。

進一步說,假如廁身治港權力金字塔頂層的各名「準特首」,分別代表市場裏的不同板塊利益,則彼此之間的矛盾已不限於角色衝突和個人性格差異,而成為赤裸裸的利益角力了。如此,特區管治焉能不敗不壞?從來以為黨中央英明神武,現在通過活生生事例證明英明有限。

而且,筆者敢打賭,同樣錯誤,中央不會只犯兩次;下一屆北京屬意的特首候選人,無論到時是普選還是假選,如果不是出身公務員,一樣會來自行會,因為中央以為行會是個小黨校,學員試着看看文件講講意見,幾年便可治港,卻看不到行會成員身份複雜,更不明白香港管治體制的內部運作邏輯。

動用儲備 旨在維穩

三、由於兩個候選人都醜聞纏身,任何一個上得台來,管治威信都接近零,施政因此很困難,不利於解決深層的政、經、社會問題。好處大概是,沒有威信的特首無法替北京推行令港人反感的政策,如二十三條具體立法等(單是這一點,便足以說明今天當權兩派大打出手而北京毫無表情未加阻止,不是不願為也,而是不能為也。中央在打架,本地敵對的當權派趁機分化、惡鬥,是目前亂象的唯一合理解釋)。

無威信特首上台的另一政策後果,是不得不推行福利民粹主義收買人心。今日的亂局出現之前,前港英政府中策組首顧Leo Goodstadt曾在本報撰文,表示不能明白為何特區政府坐擁龐大儲備而不肯動用。對此,筆者給的解釋很簡單:養兵一日、用於一時;什麼時候一個共產黨員或深紅候選人未獲民意授權而上台管治香港,什麼時候中共就會容許甚或鼓勵台上特首動用大量儲備,為安定局面搞派錢。

換句話說,今後,龐大儲備的一個新的大用處就是支付政治維穩費。梁上台,勢必以儲備大搞維穩;不料唐也因醜聞失去民意支持,故若他上台,也會一樣大搞福利民粹。如此動用儲備是壞是好,大家見仁見智。

梁或唐上台,對宏觀經濟及股票市場都有不同影響。

唐代表以保守既得利益為要事的本地最大財團板塊;若他上台,則香港經濟運作模式及板塊狀況變化不會大,地產霸權繼續當道,股照炒、馬照跑仍將是最真實寫照;梁營後面的板塊受強壓是意中事,但對全局的影響不大。反過來說,若梁當選,香港經濟生態很可能急變,因為他代表的板塊有了機會反客為主當一哥,一定大刀闊斧改變現狀;若此派財力不足,支持他的中資機構一定盡力趁機上位,恒指進一步染紅。

最大板塊受壓,可能減少在港投資,一方面既是被迫,但不排除乘勢順水推舟,進一步作策略性收縮,導致整個經濟下滑,逼令梁只當一屆特首便下台。這些經濟影響,也一定反映到股票市場。筆者提議市場設立兩個新的指數,分別跟蹤唐籌股及梁籌股股價,儘量讓股市客觀反映板塊利益的變化讓投資者知道。

資本主義 須予制衡

四、筆者從不一味反對大財團。運作良好的資本主義制度之下,企業及財團之大,主要反映其長期業績優異,是大浪淘沙的結果。就算是在八十年來最大金融危機當中,美國的高科技產業依然傲視全球,英特爾、蘋果等的表現不必說,就是多年來好像從熱門新聞中消失了的百年老店IBM,砍掉不賺錢的次科技部門及品牌之後,搖身一變,早成為世界第一的尖端電腦技術服務公司,研發和生產大型超級電腦反而不是其主要利潤來源。

問題是,資本主義既然以圖利為生存、發展及獲利手段,政治體制監督無效或出了問題的話,資產階級必然越軌運作搞官商勾結,財團愈大出軌就愈嚴重;這一點,早在幾百年前、阿當斯密等經濟學家的著作中就已清楚指出。

可幸西方社會在發展資本主義的同時,逐步意識到自由民主政制(liberal democracy)是監督資本主義的最有效政制,而要維護此一政制的制衡作用、免使自身墮落成資本家的附庸,則要靠法治、憲政、傳媒、輿論、教育、公民社會和公民意識。如此環環相扣一條龍的體制,說是一種價值,客觀而言更是一種根本需要;缺少一環,資本主義的破壞力就不能有效控制,社會就要遭殃。

毛派、左派攻擊民主派「親西方」,其實是沒有了解到這主要不是一個意識形態問題;資本主義沒有有效制衡便會出軌,古今中外皆然。美國2007年發生金融危機,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對金融業的規管出問題;近年大陸官僚資本權力全面決堤,也正正是由於行了資本主義道路多年,既得利益集團已經十分強大,但政治體制問題則還未開始解決。

香港這次「選舉」,如果還有一點價值的話,就是清楚讓市民知道,小圈子候選人講什麼好聽的話都是假,關鍵第一步是民主普選,否則這個城市以後不管是誰家天下,醜聞都會接踵而來。

冬學期完結,臨行匆匆,希望月後再有機會和讀者筆談。

註:中共內部高層權鬥,年來特別是最近與重慶有關的,異常劇烈,大家或可參看極左派網站如《毛澤東旗幟網》、《烏有之鄉》、《四月網(前anti-CNN.com)》等透露出來的消息、風向。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Hong Kong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