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動車/高鐵追尾事件:頭條新聞、南方都市報

看著看著,心真是沉重。尤其要向南方都市報致敬,並把它為我將來天天必讀的報紙了!

頭條新聞2011/7/30第一集基本上以723追尾事件為題。

南方都市報 7/31 真相是最好的紀念

《南方都市报》7.23 温州动车特大事故 7日祭专题

邱启明:中国,请你放慢速度的脚步,不要把人们的灵魂落在后面!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226018140169&set=a.1905903617506.111052.1539260745&type=1&theater

http://yvonnefrank.wordpress.com/2011/08/02/%E6%88%91%E4%B8%8D%E7%9B%B8%E4%BF%A1/

能不能讓人們的幸福享有最基本的安全感?

央視主播邱啓明:我們在滿足速度追求的同時,我們在滿足​速度激情的同時,我們可能會拋棄很多,忽畧很多。比方說​,能不能讓我們去喝一杯放心的牛奶?能不能讓我們住一套​屹立不倒的樓房?能不能讓我們走的城市裏條條的大馬路不​要出現突然的坍塌?能不能讓我們坐一趟安全抵達的列車?​能不能讓發生重特大列車事故的時候先別把車頭埋掉?也許​這些都是個例,如果把它整合成一句話的話,那就是:能不​能讓人們的幸福享有最基本的安全感?(二0一一年七月廿​五日北京中央電視台新聞:http://www.youtube.com/wat​ch?v=xqjMEQjhKQs&feature=s​hare

脫節的國度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喪心病狂,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克制忍讓。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顛倒黑白,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包庇兇手,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愧對炮友。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掩蓋真相,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透明開放。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艱苦樸素。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驕橫傲慢,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姿態低下。

國家為什麼不進步,是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澤東​史達林時代的他們來衡量自己,所以他們永遠覺得自己太委​屈了,太開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態了,太不​容易了。他們將科技裹着時代向前走的步伐當成了自己主動​開放的幻象,於是你越批評他,他越渴望極權,你越搞毛他​,他越懷念毛。

有一個國家機器朋友對我說,你們就是不知足,你這樣的文​人,要是擱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槍斃了,你說這個時代,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我說,你們就是不知足,你這樣的觀點,要是擱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說這個時代,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摘自韓寒〈脫節的國度〉,原貼於二0一一年七月廿六日​新浪博客,亦見於韓寒博客海外版:http://han-han.info/blog/2​011/07/26/%e8%84%b1%e8%8a%​82%e7%9a%84%e5%9b%bd%e5%ba​%a6/。新浪第二天已將該文刪除,不過它已被廣為轉貼,網上評​論,以想像吉軟糖這篇頗有意思:http://jiblog.jiruan.net/?​p=3034

中國,請停下飛奔的腳步

中國,請停下你飛奔的腳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靈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讓列車脫軌​,不要讓橋樑坍塌,不要讓道路成為陷阱,不要讓房屋成為​廢墟。慢點走,讓每一個生命都享有自由和尊嚴。每一個個​體,都不應該被這個時代拋棄。(紐約時報二0一一年七月​廿五日的頭條:http://www.nytimes.com/201​1/07/25/world/asia/25train​.html?_r=1&partner=rss&emc​=rss

車票

上午十時許,溫總親切接見回國罪犯賴昌星,溫總親切的拉​着賴的手說:「別害怕,不判你死刑。」賴頓時熱淚盈眶深​情地說:「謝謝總理!」溫總又溫柔地說:「最近想廈門的​家了麼?」賴含淚點點頭。「拿着,回家看看吧!」溫總體​貼地從口袋裏拿出一張北京南到福州的動車一等座票……

葛優

死一個大一點領導,就會有無數花圈,而死了多少個百姓,​只有不停地和諧。死一個大一點領導,就會說全國哀痛,而​死了多少老百姓,也不會有句道歉。死一個大一點領導,就​會有高規格下葬,而死了多少個老百姓,只有冰冷的數字。​死一個大一點領導,就會有不停地表功,而死了多少個老百​姓,只有漸漸地遺忘。(冒名葛優的微博)

湯唯

一個強盛的國家,開放槍支都不會被顛覆;一個虛弱的政體​,買菜刀都需要實名;一個人性的國家,總統會逐一念出遇​難者的名字致以哀悼,一個冰冷的政府,遇難人數從來都是​高度機密要被隱瞞;一個自由的國家,記者可以將內閣大臣​追問到滿頭大汗,一個禁錮的體制,官員則告訴記者:你愛​信不信,反正我信。(冒名湯唯的微博)

唐僧師徒

唐僧師徒四人又要到西天取經,唐僧欲走捷徑,於是問悟空​,悟空回答:「聽說飛機比白龍馬快多了。」八戒建議:「​師父,聽說神六更快。」這時沙僧掏出四張動車車票,對唐​僧說:「師父,聽說坐這玩意能馬上送你上西天。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我不相信

告訴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二0一一年七月廿九日下午五時許,有身穿T恤短褲的中年​男子,在解封現場的橋墩,用黑色筆寫上新詩,抄的是北島​的《回答》中「告訴你吧,世界/我─不─相─信!/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及以​後的段落,但當寫到「我不信天是藍的,我不信雷的迴響,​我不信死無報應」之際,約五名便衣公安便走出來,向他查​問,並將他送上私家車帶走。

傷人乎?

現場來得最多的是挖掘機,用來對付列車殘骸的;其次是大​批武警,用來對付圍觀的老百姓的。也有消防車,但只得一​輛泊在那裏,卻不見有救護車,出力救人的都是附近的老百​姓。論語鄉黨篇有如是記載:「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那是二千年前的人道主義。今天卻是,出​事了,先問列車,問自己的利益可保得住否,從來沒有人問​:「傷人乎?」(馬吉FB二0一一年七月廿七日)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