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之死(6):為何引關注?

江澤民是「死去活來」,還是「未死得」, 這兩天都成為了各界的熱點,再加上亞視錯報「死訊」,更把江澤民是死是生推上高潮。為何他的生死引人關注?總結來說原因有三:

  1. 十八大將至,江死對權力交接影響㑹有多大?
    • 分析一般認為江的影響已大不如前,胡錦濤的影響力一定㑹在江去逝後得到鞏固。這個推理讓原受江派保護的利益集團恐慌起來,以致官方要在亞視的報導18小時後才僻謠。各界對這舉動感到很異常,中南海裡面一定是出了一些不正常的運作。
  2. 網絡大封殺:
    • 今天的網絡世界,也為江澤民之死增添色彩。無論是內地或海外,網民都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慶祝」江澤民之死,其實無論他還有沒有呼吸,大家都已經展開慶祝活動。可見,江澤民真不是一個受歡迎的領導人。這種網絡歡呼聲,江派陣營更感不安,導致國內網絡大封殺,Washington Post 的文章,惹起英語世界關心江的健康。正正是因為這種強勢封殺,引起更多人對江澤民之死的關心。
  3. 8964
    • 新報亞視的報導中,均沒有提及江澤民能攀上權力的寶塔的來由,正是因為八九六四,這一世界大事。據新報的社論對江的功績定性為「穩定局面」,換句話說,無論是誰,只要是在8964後當上中國領導人的話就是引人關注。在國外,在他執政期間,「中國崛起」「中國威脅論」成為熱詞;在國內,他的國企改革,下綱下海,鐵碗法輪功、愛國教育、民族主義等,均改變一代中國人。無論怎麼評價他,他在位十數年,對中國的影響之鉅,不能不引人關注。


蘋果日報
E08 | 論壇 | 探針 | By 張華 2011-07-13

探針:胡錦濤對付江澤民的絕招

有關江澤民病危甚至逝世的消息已傳了一段時間,北京民間早就有「江河日下、胡作非為」之說,形容江澤民與胡錦濤之間的權力鬥爭將告一段落,胡錦濤終於擺脫掣肘,可以「胡作非為」一番。

九七年的中共十五大之前,江澤民與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曾有惡鬥,很多人期望的「水落石出」,即喬石取代江澤民,並沒出現,相反喬石退隱,江澤民權勢進入頂峯,至死前一刻仍是太上皇。那麼,胡錦濤過去幾年如何對付江澤民呢?

胡錦濤○二年當上中共總書記,處境跟「六四」後的江澤民並無兩樣。當年,鄧小平等元老罷黜總書記趙紫陽,以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取而代之。那時的江澤民在北京是個要夾着尾巴做人的「小媳婦」,事事都要小心謹慎,竭力討好、巴結鄧小平、陳雲等婆婆(中共元老)。不僅要對元老們言聽計從,對他們的子女、秘書及近臣,都要畢恭畢敬,滿足他們要錢要官要政策的要求。例如,鄧、陳兩家及王震的子女都在商場呼風喚雨,鄧小平秘書王瑞林獲上將軍銜。

江澤民這種「苦日子」長達八年,直至九七年鄧小平去世後,才迎來「徹底翻身得解放」的「好日子」,而一年後他甚欣賞的軍旅歌手宋祖英所唱的《好日子》就紅遍大江南北!

江澤民雖然在○二年至○五年,先後從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及國家軍委主席退下來,但同時安插大量親信在政治局,牽制胡錦濤。無論政治局,還是常委,「江系」都佔絕對優勢,胡錦濤要有所作為,本就難如登天,更何況他生性軟弱,沒實力更沒膽量跟江澤民硬碰,在人事安排、意識形態等問題上,都對江澤民百般遷就,以致任期快結束了,胡錦濤仍然一事無成。他主張改變增長方式的科學發展觀,更被地方諸侯輕視、賤視,淪為空洞的口號。

今天,胡錦濤對付江澤民的招數,跟江澤民對付鄧小平如出一轍,就是「等死」!時間是任何暴君、太上皇的最大敵人,既然不能力敵,也無法智取,就只好放手交給上天,讓它作出裁決。「烏龜鬥命長」的遊戲,對年輕一點的人始終較有利。

一旦江澤民近日去世,北京的局勢將出現丕變。其一,胡錦濤話事權比現在大,明年中共十八大將是測試其權力含金量的試金石;其二,胡錦濤或比照江澤民,多任兩年的中央軍委主席,即二○一四年後才交出。換言之,他有三年時間去清洗江的勢力,安插親信在重要位置,屆時就可做習近平的太上皇。

張華

逢周三、五刊出

=====================

參考文章: BBC:分析:江泽民到底还有多大影响力?

江澤民生死何以引關注?

江泽民病危和传死,谁放的风 谁最受益?

==============

聯合早報 (新加坡)
21 | 中國新聞 | By 沈澤瑋 2011-07-08

301內外的謎局

自由席中國早點

一切從北京301醫院開始。

報社領導看到網上有消息說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病危,301醫院外有大批記者守候,讓我也到301走一趟。來北京工作才第六天,東南西北還搞不清,301長什麼樣更不知道,只能硬著頭皮搭德士趕過去。

師傅問哪個門下車,我心想鬼知道,就在大門下車吧。下了車不見特別狀況,有人在街邊閑坐著,有計程車在等著,幾個人站著聊天,一切正常。進入醫院範圍內,看到有急診部、腫瘤部、國際醫學中心等等,要找的高幹部卻不知道躲在哪個角落。

問了一個保安高幹部在哪兒,他說不知道,再往另一個方向走,詢問另一個保安,他指著對面的方向說,“就在紅燈那兒,但你進不去啊”。

越過馬路看了一下,保安確實比普通部門森嚴,鐵柵拴得緊緊的,任誰都沖不進去。但門外不見有大批記者,門內的神秘更無法窺探。我再拐個彎,沿著牆外的走道前行,看看是否有另一道門。門確實還有一道,但同樣沒看到大批記者,倒看到有流浪漢在不遠處睡覺。

這真是中國政治學的第一堂課。

神秘詭異、諱莫如深、不透明。就如同那鐵柵內的301“高幹部”。這也注定了關於前任最高領導生死的謠言,永遠會被境外媒體瘋炒狂炒。

一位13億人口大國的一代核心人物逝世,應是被嚴肅看待的消息,但各種謠言經過微博、推特等新媒體的傳播後,嚴肅新聞竟然也成了黑色幽默。

網上消息一下說,江在北京301病逝,一下地點變了,說他在上海華東醫院接受搶救,因罹患肝癌,心臟已失去功能。消息變化之迅速,比搭乘新開張的京滬高鐵來回北京和上海還要快。

然後,在一國兩制底下運行的香港特區,有新聞台在傍晚還獨家報道江澤民逝世的消息,讓謎局更謎了。會說英語的江澤民曾罵過香港媒體naive(幼稚),這次搶先報道他“死訊”的又是香港媒體,江與香江之間,還真有點特殊的緣分。

守候7點的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鏡頭照到兩位主播,男的領帶是亮色的,當然是沒有哀聞要報。再查看一下新華網,網頁也仍停留在喜氣洋洋的紅色襯底,完全沒有異樣。

趕在7月1日中共慶祝90大壽前,拖著行李從新加坡抵達北京,沒想到我不只及時沾上了紅色中國的喜慶味,還感受到參與圍觀前任領導生死謎局的“新聞興奮點”。

想起了1997年,我加入電視台工作沒多久,新華社在凌晨近3點時發佈鄧小平的死訊時,我正好在值凌晨兩點的班,新聞主編難掩興奮的“記者本色”,開啓了我對媒體工作和“等大新聞”的認知。

14年後,媒體仍在興奮“等大新聞”的工作狀態其實並不正常,但在中國黑箱政治的運作下,任何“不正常”的情況或許都變成“正常”的標準。只要官方不出面說明,有關前任領導的健康狀況、在互聯網上所炒作起來的黑色幽默效應會一直發酵。雖然新華社昨天已發消息闢謠,但外界在等待著的,其實是新華社發佈另一個重大消息。

一個84歲、已卸任六年多的前領導人健康,還能引發如此大的關注,很大程度源於中國政治兩大特性:人事決策不透明、人治色彩濃厚。

因為前任領導退休後,還掌握關鍵決策和人事安排的說話權,所以老人的病逝就可能牽動中共明年18大換屆的人事布局。不同派系之間的力量角逐、中共總書記位置是否習近平坐定、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是否留任,政治局常委組成人選哪一派會占上風?種種重大問題都直接或間接與退休前領導的生老病死有關。人治的隨意性和多變性,加上不透明的體制,使得一個退休前領導的生老病死成了大謎局。

如果有那麼一天,當中國官方對前任老領導的生死不再那麼神秘時,或許就是中國真正進入法治和民主發展的起步階段,也是中國與世界真正接軌的開始。

===============
明報
A04 | 港聞 | 社評 2011-07-08


不擺脫神秘主義 國家運作難正常

新華社一則報道,使得關於前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死訊的揣測,暫時停止,但是江澤民目前健康狀况如何,仍然是一個謎團。從江澤民的個案看來,內地當局就前任國家領導人的健康和生死狀况,歷來以國家機密看待的運作,至今並無改變。環繞江澤民健康等種種猜測,其實可以避免,只要當局擺脫神秘主義的覊絆,以平常心看待領導人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以適當機制發布消息,事態就不會紛煩擾襲,國家和社會也可以在正常情况下運作。

新華社雖指病逝屬謠言江澤民健康狀况未明朗

有關江澤民病重的消息,約1 個月前開始在內地流傳,本月1 日,他未現身90 周年黨慶活動,網上關於江澤民病重、病危等傳聞,更加甚囂塵上。江澤民已經84 歲高齡,按自然規律,有病本屬正常,網上和社會有關猜測,顯示人民關心他。若當局以平常心處理,及時披露江澤民的情况,讓人民得知,自可杜絕無謂猜測。但是內地當局在這些事上,仍然奉行神秘主義,完全不回應,人民只見網上關於江澤民的消息被刪除,一些「江澤民」等字眼則被封鎖,不能搜尋,惹來更多猜測。

當局以為這樣就可以封鎖消息。不過,實際上只是掩耳盜鈴,江澤民的健康生死,事實待揭,證諸過去類似情况,相關消息只會愈傳愈火熱,也只會愈來愈繪影繪聲。到前晚6 時35 分,本港亞洲電視在新聞報道引述北京消息,直指「江澤民病逝」,事態發展可以說是必然結果,今次由亞視擔當這個角色而已。因為江澤民的情况一日未澄清,各個傳媒機構都會以一己信息渠道來探知此事,只要有媒體認為消息來源可信,就有率先報道的可能。

事實上,昨日中午新華社發表英文稿否認江澤民死訊之前,日本新聞網也報道江澤民前晚在解放軍301 醫院病逝,日本《產經新聞》昨日更出版「號外」,報道「江澤民死訊」,並有「江澤民是習近平的後盾,對中國權力結構有影響」的說法。我們指出這一點,並非為亞視和日本的傳媒開脫,而是認為事態值得汲取教訓,應該認識到故弄玄虛或不必要的保密,可能會導致各方不想見到的後果。

還有一點,亞視於前晚6 時35 分報道「江澤民死訊」,但是到昨日12 時13 分,即約接近18 個小時之後,新華社才發表英文稿,引述權威人士指為「純屬謠言」。據外國通訊社和一些媒體報道,在亞視的報道出街之後,他們曾向外交部等查詢,都不得要領。所以,若江澤民的死訊事關重大,則當局在18 小時後才發布消息澄清,在正常運作的國家或社會,這是匪夷所思的延宕。

昨午外交部定期舉行的新聞發布會,有記者提問江澤民的健康狀况,外交部發言人答非所問的着記者看新華社的報道。新華社報道只是否認江澤民病逝,並未觸及他的健康狀况,看發言人與記者的一問一答,說明猜測江澤民健康情况,並未終止,它實際上回復到「傳媒四處打聽消息、看哪一個傳媒認為消息確實可信、率先報道」的循環。此情况,當年曾經在鄧小平身上發生多次,所以有人戲稱「鄧小平在傳媒死了很多次」,現在江澤民承接這個循環,顯示中國雖然經濟崛起,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是在對應前領導人健康、生死一事上,仍然未能正常化。

亞視報道死訊不專業始作俑者惹猜測

江澤民離開權力中樞已經6 年,他的健康和生死仍然受到民間廣泛關注,反證了在人民眼裏,他的影響力綿延不絕,繼承了老人政治的傳統。目前,在互聯網搜尋器鍵入「江澤民」、「長江」等字眼,都被封鎖,有人就此戲謔「中國成為沒有江河的國家」,對於堂堂大國,這個其實是很丟臉的揶揄。

我們認為,若要改變這個局面,要使國人都有尊嚴,從正常體待前任領導人的健康開始,打破了這個禁忌之後,許多事情就會顯得較正常了。

關於今次事件,亞視已經撤回有關報道,對新聞部的打擊十分沉重,公信力大打折扣。從報道操作而言,亞視報道「江澤民病逝」,與專業要求相去很遠。一般稍有經驗的新聞工作者,對於「大人物」的死訊,都不會輕易相信消息來源而報道,必然會等候官方正式公布,因為這類消息是徹頭徹尾的立竿見影,只要消息不準確,新聞工作者就要付出沉重代價,名譽掃地。所以,今次亞視報道「江澤民死訊」,不能排除消息來自新聞部以外的人,而有關人等又有下令新聞部必須報道的權力。

亞視大股東王征表示江澤民「死訊」,他是看到電視新聞才知道,這個說法,否定了外界認為「北京消息」乃來自他的猜測。事情真相如何,局外人無從判別,只能姑妄言之、姑妄聽之。不過,王征接手亞視時,聲言要把亞視打造為「亞洲CNN」,他當時公開表示知道新聞部獨立之重要,承諾不會干預新聞部的獨立運作。身為同業,我們希望看到亞視新聞部真箇在王征所說的情况下運作,得到起碼的尊重。對於亞視的新聞工作者,今次聲譽受損,要花數倍之力才可以逐步挽回名聲,希望他們有足夠空間平反錯誤,重建公信力。

================
南洋商報(馬來西亞)
A28 | 國際 | 廣角評論 2011-07-08
誰最懷念江澤民?

有關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健康狀況的傳聞不脛而走已經數天,以84歲 的高齡,江的健康出現問題,一點也不奇怪,問題是一個卸任已6年多的前領導人生老病死,還能引起民間如此廣泛的興趣,在世界各國實屬罕見。

中國的老人政治傳統,令卸任領導人政治影響力仍余熱不散。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鄧小平時代的“八老”,如陳雲、王震、薄一波等,而現仍在世的萬里、喬石、宋平、李鵬等人,也不能說政治影響力全失。

只不過,那些被稱為江系人馬的大員已淡出政治舞台,李嵐清、曾慶紅等都已退休,黃菊已去世,即使在位者賈慶林、李長春等人,離退休亦不遠矣。

他還任軍委主席的時候,被指受他欣賞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就因非典型肺炎瞞報 而被撤職;他卸任不久,被指由其欽點的香港特首董建華也黯然辭職。

他卸任3年後,被視為其嫡系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撤職查辦;就連今年中箭落馬的原鐵道部長劉志軍,都被指是江系人馬。

近6年來,伴隨著江幹政的耳語傳聞,不斷有被指是江系人馬者出事。

江澤民歷史定位,早在2005年3月卸任國家中央軍委主席時已可定論。

由於其親商政策,中國民企老闆應會較懷念他大力發展民營經濟,令私營經濟出現飛躍發展;正是他的“三個代表”理論,令資本家得以加入中共。

=================

南洋商報(馬來西亞)
A28 | 國際 2011-07-08

習近平接班受關注

江澤民身後變數大的,當是中共十八大的人事布局。因為江在和不在是兩樣。

人們最關注的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大位由誰坐,由江澤民一手舉薦的習近平接班會不會生變。

有人認為,江澤民推舉習近平,是一償隔代指定之願;而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這時有時間、也有能力,在中共十八大時推倒重來,選自己的人如李克強副總理接班。

回顧起來,1997年2月鄧小平逝世當年秋天的中共十五大,胡錦濤這個中共十四大安排的接班人,還是如常接班。

這就是中共人事安排的內在邏輯,從鄧小平身後起,就沒有一言九鼎的政治強人。

另一可能出現的變局,是胡錦濤留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原來還可能有點模糊,江澤民一去,可能會成定局。

中共十八大核心人事安排,一是總書記,一是軍委主席,胡要不要仿照鄧江模式,留任兩年,有極大爭議,在重要關頭表態可能影響安排,正是前軍委主席江澤民。

江一去,胡可以打消最後顧慮,軍委主席延任二、三年,將成定局。

最後是中共領導層班子,或者說中共十八屆政治局的組成上,江澤民在否,變數可能相當大。
=============

南洋商報(馬來西亞)
A28 | 國際 2011-07-08

曾慶紅或左右人事布局

今天中共的人事政治與早年大不同,鄧小平時代有所謂“八老治國”,“八老”發威,連在任的總書記都可能被拿掉。

江澤民時代,以鄧小平逝世為分界線,標誌元老政治收尾;胡錦濤時代,江不算垂簾聽政,但重大事情上會插手,特別是人事問題。

對人事安排願意說、敢說又能說的江澤民如果一去,除了江系人馬曾慶紅,前任政治局常委沒了“核心”,在人事大事上影響力收縮,朱鎔基和李瑞環等,除捍衛自己的歷史地位,寧願袖手。

沒有元老對大名單指手畫腳,中共人事布局的主線主要是胡錦濤、習近平的政治交易了,這也使得未來從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委員,多數位子都可能面臨變數。

當然,在江澤民身後有可能發揮出相當政治能量,又主要影響到人事布局的,就是曾慶紅了。

===============

東方日報
A44 | 龍門陣 | 彈指春秋 | By 韓世光 2011-07-08

彈指春秋:死亡也得被規劃

中國政府奉行一孩政策,即是老百姓的生存被規劃了,其實嘛,即便是死亡,也得被規劃。

死亡是怎樣被規劃的呢?以偉大舵手毛澤東病逝為例吧,駕崩時間是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凌晨零時十分,中央公布死訊要在十六小時之後。換言之,毛澤東之死必須經過領導層左規劃、右規劃,開會研究花了大半天時間方可一錘定音:此君,死了。

死亡對於很多人來說是天意難違,不過在國情永遠跟別人不同的中國,死亡卻可以任憑人意操控。再以鄧小平為例吧,駕崩時間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九日晚上九時零八分,新華社發布消息是五個半小時之後的事。

世光痞人我要說的是,近日全球瘋傳的前任國家主席江澤民之死訊,凡夫俗子肯定無法掌握其真偽。亞視全球獨家報喪了,然後灰頭土臉道歉了,因為官方喉舌否認了,並且斥之為純屬造謠。亞視真的造謠嗎?不妨這樣理解,死亡未規劃好之前,不容張三李四胡說八道,違者最低限度涉嫌洩露國家機密。

由於死亡也得被規劃,因此網上敏感詞彙一律被屏蔽,甚麼「沉痛哀悼」呀,甚麼「心肌梗塞」呀,以至於連簡簡單單的一個「江」字也不容出現。

想關心一下領導人的健康狀況嗎?大家必須付出一定的耐性,等待官老爺規劃好了再說。

韓世光

=================

東方日報
A16 | 政情 | 政治解碼 | By 王俞 2011-07-08

政治解碼:大江東去群雄競逐

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病危消息震動本港政商界,原因之一,是這位國家領導人的健康狀況,不僅左右中央最高權力架構的人事布局,還會對香港特首之爭產生微妙變化。

領導人的健康狀況一向是國家最高機密,到底江澤民病情有多嚴重,是否真如官方所講,只是健康欠佳,正接受治療,外界難以求證。但有一點幾可肯定,江澤民的病情確實不輕,有消息指,在今月三日,已有大批軍官將領趕往北京解放軍總醫院探望江澤民。

江澤民的健康狀況這般惹人關注,皆因會影響許多人的仕途,包括在香港。「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英雄。」昔日三國爭雄,今日香江也有跑馬仔「鐵三角」,政圈流傳,主角之一的唐英年,由於父親唐翔千與江澤民稔熟,故獲江在背後支持。現在傳出江病危消息,政圈自然關注唐英年的選情會否生變。

老一輩抱病在床,大戰在即的唐英年此時或許需要好消息來「沖喜」,無巧不成話,一個關於唐英年的「利好消息」在日前悄悄流出。消息說,連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內等多名港澳事務官員,最近對特首人選已有決定,傾向「押注」唐英年。和王光亞同一想法的,還包括一名「最具影響力的全國政協副主席」、一名前港澳辦主任和一名前新華社社長。

消息人士的結論指,四人的人選建議很快會上呈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當組長的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等候正式拍板,相信建議獲接納的機會很高。

由於說話者非泛泛之輩,筆者一時間未敢質疑消息的可靠性,然而,其結論部分卻真的要待時間考證了。事關現時中央最高領導層的決策高深莫測,出奇不意,上年中政改方案急轉彎,據聞事前便連許多中層骨幹官員都一無所知。誰敢說這次特首揀蟀不會出現類似的意外結局?

特首之爭入直路,北京消息勢必愈來愈多,局外人可做的,只有以對待江澤民病重消息的態度,靜心等待真相浮現。

王俞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Hong Kong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江澤民之死(6):為何引關注?

  1. Pingback: 江澤民之死(7):李怡:江澤民死訊的撲朔迷離 « Scheherazade: K. Space

  2. Pingback: 江澤民之死(7):李怡:江澤民死訊的撲朔迷離 « Scheherazade: K. Spac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