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談七一(From 東叔)

7.1大遊行

都市日報

P12  |   港聞  |   力筆從心  |   By 黃毅力 2011-07-04

7月1日,是公眾假期,是全香港所有人的假日,當天,你是如何度過的呢?

早上,有慶回歸的紀念活動,下午就是7月1日的示威遊行。每年這一天,都是對特區政府全年表現所作出的一個「民意調查」,對中央政府來說,則是眼見的實情和輿論,充分反映香港人對管治的滿意度。

過去兩星期,我收到不少讀者來信,都鼓勵我出去「行一行」,用「雙腳」,去了解他們的想法和聲音。?

於是,今年遊行我有出席;2003年的七一我也去了;89年「六四」的活動,我也有參與……。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大部分香港人都奉公守法,而香港警察在處理人群秩序上也出盡全力,無論人數多寡,都一定會定時讓路給電車行駛,短暫擋開人群,使交通得到紓緩;儘管人潮「前呼後擁」、「水洩不通」,但我認為這是必須執行的秩序,也是非常正確的做法。

還有有趣的,就是我們能在沿途上看到了「香港精神」!你會發現路旁很多政黨、團體與組織擺起檔來,以售賣各式精品作籌募經費,令遊行變成了「嘉年華」般,多了趣味,這應該是「香港文化」了。香港人,就是看懂商機,政黨也不例外,賣毛巾、賣T-shirt、賣鎖匙扣、賣紙扇等等各適其適,其實,頗好玩的。?

最好笑的還是這個,就是人群個個你一言、我一句,由不相識到可以談足半小時、甚至一句鐘的說話,其中我便聽到一段過癮非常的對答:「董建華、曾蔭權和唐英年,你覺得這三人有甚麼分別?優劣如何?」而在場一位同行的師奶就答嘴道:「董建華蠢、曾蔭權奸、唐英年『烚』!」用「蠢、奸、烚」三個字去形容兩位特首及一位未來特首候選人,我亦忍不住偷偷笑了出來,隨即又有另一位老前輩回應:「阿姐,你的說話真是『簡而精』,服了你啊!」聽罷,我們便齊齊望向這位身穿白恤衫、左邊口袋插着 「斑馬牌」原子筆的老前輩,他再說:「董建華是好人,可是總在好心做壞事。八萬五原意是好,偏偏施政卻操之過急,最後嚇窒了地產商和香港人,要被人發功弄至腳痛『鬆人』。

中藥港、物流港,數碼港……結果全都得個『講』字,講完便算。」一邊行着一邊聽着,天氣雖然酷熱,但也津津樂道。

然後,他又在品評曾特首了。「曾蔭權嘛,每當局長出事就見不到他,完事後便走出來作聲明、有血有淚地講『心底話』,與之前競選承諾一樣,只但求『做好呢份工』就算!他不停前往中國、歐美各地,享受退休前的所謂『公幹』,到處遊山玩水,事事只空有口號,做起事來卻永遠沒有心,甚麼事都與他無關似的!另邊廂再看看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他懂得『take ownership』,即是整個新加坡由他『獨攬』,這樣工作就上心得多了,並不會只是存有一個打工仔心態,也只有香港人才會認為做好份工就夠!」至於唐英年呢,這位老先生就先來幾句「XYZ」粗言問候一番,然後再娓娓道:「唐先生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吧!正如你所講,他總是『烚下、烚下』,好像沒有做過甚麼般,但如果沒有明顯的工作表現,那麼連對錯都評不出來,這還好,可是上一趟他開腔大罵八十後,這個舉動真是大錯特錯!首先,罵人也需有條理,但他用詞不當,口窒窒兼內容似是而非,要當我們一區之首?唉 ……」?

在整個「吹水」過程中,我都沒有發聲,只是一路聆聲大家的七嘴八舌,並一一記錄在案,來臨我會用五大範疇,去向大家匯報這次酷熱遊行的旅程中,我的所見所聞,特別關於香港地產商及我們的居住問題;第二,我們的年輕人有錯嗎?第三、政府問題出在哪裏?第四,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及第五,港人的自由等等,最後也會分享一點我對未來的看法與推論。?

這篇文章我要強調,我們在香港出生、成長、工作,當然也希望在這兒百年歸老、入土為安,我相信每位香港人都想香港好,因為這裏是我們的家,但政府真的要做點工夫,否則在未來的一年半載,我十分擔心,民憤未得到正面回應、民生未得到合理地改善,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可能隨時一觸即發,影響到我們數十年前上一代所辛苦建立的安定繁榮。

最後一嘉年華

明報

D05  |   副刊時代  |   蒼蠅一聲笑  |   By 林超榮 2011-07-04

七一大遊行又破紀錄,沒有打破董建華時代的五十萬人上街,煲呔都打破了自己任內紀錄,民陣報二十萬,警方報約六萬,都係歷年新高,又係情緒最高,煲呔心中有數,他在回歸酒會上的發言,最後一句, 「我將會奮鬥到最後一分鐘。」言為心聲,心裡不是淆底,何來那麼悲情,預告了下午的慘敗,他不是老兵,而是哀兵。

毋須同情,正如大律師公會第四度聲明抗議的話,「不作諮詢,都係咎由自取」。你話,多謝林公公最後推出改良方案,再度掀起民憤,最差勁一句,就是「我已經聽到廣大市民的聲音」。於是,市民唯有上街發出更廣大的聲音給你聽清楚。

上街議題多,能夠一下集中市民能量,不是地產霸權,便是官府無能,也是仁龍變了鼻涕蟲,同一鼻孔出涕。

其實,今年要盡地一煲,因為,今年七一是,煲呔任內最後一次,如果,今年不爆煲,明年就沒有機會追究他的治港惡行。

七一當日,遊行前,兩點鐘警方開始封路,我不在維園出發 ,而在鵝頸橋探路,先行一段,視察情况,沿路不同團體擺檔宣傳,有搞戲劇的、有港人爸爸內地妻的、有搞藝術、有同志團體、有中大學生、有反地產霸權……年輕人有理念,又投入,聲勢最浩大的是蕭若元的香港人網在修頓球場前擺檔做節目,《金融刺客》作者黃洋達現場開咪做節目……馬路無車行,行人少,冇太陽,天空陰雲,山雨欲來,路上盡是警員佈防,一條軒尼詩道欲語還休,等候遊行隊伍,一路清風,傳來鼓聲,揭開一場(!)聖戰,也是一場異見發聲的嘉年華!

自由之聲

信報財經新聞

P40  |   副刊專欄  |   此時此刻  |   By 劉健威 2011-07-04

真懷疑曾班子是不是「無間道」,用曲折的方法引導市民上街,還替之設計氣氛?

要不是在七.一前夕加緊推出「遞補機制」,哪有這麼多人上街?

要不是警方要求示威者不要攜帶樂器,哪有這麼多人在遊行過程中大玩音樂或製造噪音?分不出曾班子到底是天才,還是蠢材?要是真的用激將法令市民上街、玩音樂,藉此向中央表達民意,那是天才,因為目的達到了,效果很好。但假如是不察民意,胡亂推出政策,引起反彈,那就是蠢材。

都是成年人了,每做一事,都該想到後果,不會亂來。可是,這次「遞補機制」立法,的確見到曾班子的亂,近乎胡來;推出方案之前完全不作諮詢,立論扭橫折曲,好像完全沒預料到市民的反應。或許立法是執行中央 的意旨,但手法太笨拙了,結果與民為敵,自取其辱。

警方更是戇居,遊行之前,聲言不准市民攜帶樂器,同樣,招來市民的反感,攜帶各種形式樂器去遊行的人,是空前的多。

警方的蠢,其一是將自己的權力想得太大,完全不尊重市民表達意見的自由;其二是沒想到執法可能,其三是沒預料到市民的反應。

什麼叫樂器?凡是弄得出聲音來的物體都可能是樂器,怎麼禁?既然難執法,很容易變成有法不執,自損威信。

無心插柳,因為警方的蠢,反而令這次遊行充滿創意,人們除了用正規樂器如色士風、笛子、結他、鼓..來演奏,更把罐子、塑料瓶子、鐵罐、玩具小鼓..變成臨時樂器,製造出不同的聲響,增加了遊行的節日氣氛,使其變得更像一個 大型嘉年華。

走在隊伍裏,聽到好些噪音,但一點都不覺聒耳,反而覺得振奮,這是反抗之聲、這是自由之聲,比許多音樂都要好聽。

劉健威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Hong Kong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