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生: 潮州與增城,民變和官變

2011年06月16日

蘋果日報

潮州民變,在於川籍民工討薪被僱主挑斷手腳筋;增城之亂,在於治安毆打川籍孕婦,看似民間糾紛加上地域衝突,其實是一系列的社會矛盾從這道裂縫迸發出來。當下中國是嚴重不公的等級社會,除了金字塔頂端的階層,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受到盤剝,他們被堵死一切爭取公正的渠道,能做的是欺壓和盤剝比自己還低下的人,增城的治安員那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角色,連衙役編制都算不上,卻要棒打腳踢擺攤的川籍孕婦。強者欺凌弱者,弱者傷害更弱者,社會最底層的絕望者無路可走,就揮刀屠童,因為毫無自保能力的兒童是更弱者。這是一個充滿怨恨和彼此傷害的社會。

對外省農民工的各種歧視政策,原非潮州那個民營老闆和增城治安員制訂的,它是等級社會千奇百怪的符號紋飾之一。民營小企業本身也受盡壓制盤剝,那些粗野無文的治安員,本身可能就是失地農民,祖屋可能強拆強遷,他們不知道甚麼叫等級社會,只知道以強凌弱就是中國人的宿命,於是就變本加厲去欺負別人。

下面聊聊幾行就可見政府對百姓搜括之苛重,○九年溫家寶說:這是困難的一年。須知這年政府財政收入增長一成二;一○年溫家寶說:這是經濟形勢複雜的一年。須知這年政府財政收入增長二成二;今年溫家寶在兩會說:這是經濟形勢很不確定的一年。須知第一季度政府財政收入增長三成二。民間慘遭盤剝者,就挖空心思去盤剝別人。早在毒奶風暴時,筆者就寫過一篇〈一個給自己下毒的民族〉,受騙服毒者,本來像趙連海那樣去討還公道才是正途,但此路斷然不通,於是人們就向別的東西下毒,這是一個交叉下毒的恐怖怪圈,說到底是整個社會的潰敗。

說過民心畸變,再來看官場。潮州、新塘騷亂來得很不是時候,過去韶關玩具廠血案激發新疆事變,已對汪洋仕途不利,幸好尚有時日亡羊補牢,誰知十八大換屆日近,忽又生變。如黃華華名言:「不出事就是本事,出了事就是大事。」本朝體制講向上負責而非向人民負責,汪洋哪怕有胡錦濤罩着,能勉強躋身下屆政治局,名次也難靠前了。

我不知汪洋有甚麼值得稱道的政績,鑑於團派人才凋零,僅從言談來看,汪洋當屬有點新思維的中生代官員。「公民社會」雖非他之創議,但他沒有反對。如今中共喉舌《求是》斷然封殺「公民社會」,汪洋仕途又添負數。然而中共權力結構的「集體不負責」,怎會承認越維穩越不穩的社會現實?民間獨立候選人被定為「非法」和「國外反華勢力操縱」,再次證明中共只迷信權力,它把中國變成鐵鑄的活棺材,沒有光明沒有出路甚至沒有呼吸的空氣,它只能生出潰爛和邪惡。

蘋果動新聞播出民工怒斥:「中國共產黨都是放屁!」這只不過道出簡單事實。但潮州、增城民變能「砸出一個新中國」嗎?不能。此乃典型的以惡報惡。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