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香港的希望屬於今夜點燃燭光的年輕人

蘋果, 蘋論

2011年6月4日

「誰能控制過去,就能控制未來;而誰能控制現在,就能控制過去。」這是英國作家喬治.奧維爾六十年前的名言。專權統治者要控制現在和未來,就必須對歷史作隨心所欲的解釋。

這句話的另一意義,是告訴我們,一個社會的過去、現在、未來是相互關連的。如果六四不是以鎮壓收場,中共必然要作政治改革,這就不會讓權錢政治惡性發展以致貪腐成風,也不會造成整個社會的道德淪喪。六四鎮壓把中共過去所有的道德規條和美麗說辭都徹底毀滅,變成毫不掩飾地把老百姓視為屁民的強權政治。所以六四直接關連今天大陸的發展,只不過我們看到的不是經濟的虛火,而是政治、社會的沉淪。

如果沒有六四及中共對真相的掩蓋、迴避,香港就不是現在這樣。中共政治若稍開明,就不會不顧基本法而對香港的內部事務肆意干預操控,港人治港不會徒有虛名,香港政壇不會一味地奴性趨向,特區政府不致變得只會製造問題而無能力解決問題,變得越來越不知所謂。若無大陸社會的惡質化發展,香港也不會受洶湧而來的惡質社會文化侵擾而陷入抵擋不住的困境。

22年來,每年的今天,香港人都有數以萬計的民眾,到維園擎起燭光,悼念六四中犧牲的英魂,表達對 22年來為百姓權利而抗爭的大陸正直人士的支持與敬意。沒有到維園的,並不表示對燭光的訴求不關心,最新的民調顯示,有 58%的香港市民支持平反六四,反對的只有 19%。香港人支持平反六四,不僅是出於正義感,不僅因為我們繼承孫中山以來的真正愛中國愛人民而不是愛政權的傳統,還因為香港命繫中國,是因為我們知道,若沒有六四就不會有香港今天的困局。六四燭光為中國、也為香港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而點燃。

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說:「人類對抗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對抗遺忘的鬥爭。」 22年強權壓制不住的燭光,顯示在內地無法公開延續記憶的情勢下,香港人在中國唯一仍享自由的地方,延續記憶對抗遺忘的鬥爭,表現出香港人對正義的堅執和倔強。在中國的強權和財力壓境之下,我們有「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中國傳統情操。
平反六四的更深意義是「結束一黨專政」。這口號是中共在抗戰期間提過的。最近內地網站不少人轉貼 1981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劉少奇選集》第 172至 177頁的文章,其中一段是:「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結束一黨專政」是符合中共革命先輩理想的。

22年的香港燭光得以延續,說明香港人這份堅執會薪火相傳,年輕一代有追尋事實真相的勇氣,是最可貴的品質。哈佛大學最近開設一門「天安門運動的歷史與記憶」的課程,曾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的吳國光教授,在一篇談這課程的文章說:「學會了記憶的年輕人,就是最有力量的人群:他們懂得歷史,因而也易於懂得今天和明天;他們學會了思考,因而一生不會再受蒙蔽;他們具備了對於整個人類命運的關懷,因而不會墮落為僅僅關心一己私利的狹隘心靈。這樣的青春,才是頂尖的!」

香港未來的希望,不屬於在所謂國民教育下匍匐的學子,而在於到維園點燃燭光或在不同地點記念六四、尋求六四真相的年輕人。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