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篇好文!

心系六。四 2009-06-02 21:48:35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906&postID=2365

六。四 二十年了,第一次写纪念文章。不是不能为,是不想为。

二十年前的四月,刚刚从美国移民到加拿大(大概是出国学生中最早的一批),还没来得及把家安定下来,就赶上了胡耀邦逝世,和后来的学运。天天看电视,看CNN和CBS(我喜欢 Dan Rather),一直看到六。四。

和国内的同学没少打电话,尽管那时的电话费死贵。五一七大游行后,收到三个在部里工作的同学同天打来的电话,他们从来没这么兴奋过:百万人支持学生,中国有希望,GCD会改正错误。六四后,又收到其中一个的电话,说要托当海员的同学给我带些东西,希望我妥善保存。

以后,我天天等待着。直到一天,一个同学从温哥华港口打电话找我,才收到了所托的物品。回家打开一看,是四盒彩色幻灯片,总共146张,从五一七到那天晚上。看过后,激动不已,这是当事人留给历史的真实记录。我把它们珍藏在避光密封的铁盒里,一直到今天。


想写东西的原因是,对学运的评价,随着中国日新月异的发展,渐渐地批评多于肯定,先是在国内,满满移到海外。特别是那几个学运领袖在海外表现出人本性中龌
浊的一些侧面,和中国日益成为能说“不”字的强国,人们更倾向于学运不是好事,和不镇压,就没有今天的大好局面的认知。好像罪恶地杀死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
民是不得已的行为,是为中国今天的繁荣(真是高瞻远瞩);而绝食请愿的学生,倒是在黑手操纵下引起动乱的罪魁。

说实在的,六四后,听到李
鹏和北京那个书记对学运发出的指责,我并不吃惊:他们不这样宣传,活不下去。但二十年来,这种指责越来越多地从当年的参加者口里说出,而且口径一致地质疑
当时的学生,才真让我感到悲哀。这两天,又看了一遍那些幻灯片,真可惜了那些年轻的时光和生命!

**********************************************************

五七年反右的时候,很多单位的领导和民众,明知说过一些批评GCD话的人,是无恶意的,是真心向党交心。当上级指标下来时,不得已定了很多人为右派;有的人甚至是在去厕所时,被大家“推举”的,因为谁也不想当面把个清白的人指责为右派。

当时大家都明白太多的右派是冤枉的;但正在运动风头上,先委屈一下,也是为党好,为国家好,为个人好。“母亲决不会冤枉自己的孩子”,感人至深。

但到了1966年的时候,当年的右派,有哪个是被冤枉的?经过十年的政治运动和越演越烈的阶级斗争,人们纷纷与被“错划”的右派划清界限,直把右派推进和地富反坏为伍的黑五类中,狠批狠斗。再到为他们平反,承认是错划,又经历了苦难的十二年!

这就是政治宣传的巨大作用,人们不知不觉地忘记了自己当年的良知!过去是为帝修反的包围和革命化,现在是为中国的强盛,对错和曲直,都是可以任由摆布的。

**********************************************************

一个朋友说,我以前很认同学生运动,痛恨镇压。但了解到那几个领袖的真相后,感到恶心,也改变了对六四的看法。这是很有代表性的看法,我听到过不止一次,一人。

在广场上上万的学生和北京上百万的市民,工人,干部,都是为了那几个学生领袖而绝食的?而参加五一七大游行的?再问问自己,当时是怀着什么心境参加学运的。

这好像是说,我看到了汪精卫当汉。奸的丑态,就改变了我对他刺杀摄政王的尊敬,以至失去了对辛亥革命前期活动的认可。说这样话,不会得到人们的赞同;可同样的逻辑,却是指责学运的借口。

**************************************************************

赵紫阳在搞政治投机,利用学生运动分裂党,有这样的指责。

学生开始时,是涉及到了赵的两个儿子官倒,但同时也涉及了邓大人和王震的儿子,甚至有一个长长的父子关系对照官倒名单,几乎涵盖了中央的所有大老和新贵。显然,矛头不是对准赵一个人的,说赵为两个儿子着急上火,去投机,是不成立的。


当时是党的总书记,是军委的副主席。他只要不公开顶撞邓大人,他就是中国名符其实的第一把手。他用得着投机吗?就是投机,也要投太上皇所好才对!唯一能动
摇他地位的,是邓对他的反感,或惹火烧身。能从小县委书记一路爬上来的他,还不懂这个?再不懂,看看前任胡耀邦就是了。赵投机,利用学生,为那般呢?

*********************************************************

赵在5月17日的邓家御前会议上,讲过为什么要对戈尔巴乔夫当众讲邓小平是我党的最高决策人的原因,也表示如果伤害了小平同志,他道歉。这个谈话,中央文件和各类书籍都提及过。

批评赵的人,不妨先想想这是一个多么荒唐的决定。邓完全可以保留总书记或主席的地位,假如中国的改革少不了他掌舵。表面上退下,却执掌着说一不二的大权,只会带来混乱和灾难。如果批评赵分裂中共,分裂实际是从这个决定开始的。


邓大人,我自己一直是感激和尊敬的。从个人得失看,没有他的政策,我家境不会改变,我不能上大学,不能出国。从国家看,中国的改革开放和迅速发展,是在他
领导下实现的。他对中国人民是立下功的,所以他也无愧地自称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但他确实在毛泽东之后,又一次迫坏了中共的“民主集中制”,又一次成为
“太上皇”。(他最后认识到这个错误,自我解除了权力,停止了终身制,是值得赞扬的。)

他的醒悟来的晚了些,六。四就是他和他的同事破坏中共制度的直接恶果。赵有责任,但不是起决定作用的。

*******************************************************

六。四镇压,造成了中共政治改革的大退步,使和平进行社会变革和GCD的自身净化,都无法进行;使民众,尤其是官吏干部的道德观扭曲。不想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都知道,现在是中共建政以来最腐败时期,而且还有越加严重的发展。

批评学运的人,说这是学生过早追求“民主”的结果,说中国社会还未成熟到实行民主的阶段。实在是本末倒置。


生的要求,直到戒严之前,还只是反官倒,反腐败,推动政治改革和推翻4。26社论。追求西方式的民主,不是学生诉求的主流。在和李鹏面对面的谈话中,学生
代表的发言,全社会是看到的。所以,才得到了社会的广泛支持。中共完全有可能在和平的条件下,在不造成社会动荡的前提下,接受学生和人民的要求。可惜的
是,它选择了对抗。

六四过后,再没有人敢过问官家腐败的事,中国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能怪学生吗?

******************************************************

天安门广场上,常听到的两首歌:<国际歌>和<血染的风采>。CBS采访的记者,说不能想像唱<国际歌>的青年,会反对共产党。是的,他们真的不反GCD。

同样,唱<血染风采>的青年,不会不爱这个国家。他们不反共和国。

他们被一小撮人利用了?太低估了他们的才智,也否定了他们的理想。

子弹和坦克却夺走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我们还在为讨好沾满鲜血的人,说是为了国家的利益。

学生幼稚,会犯错误,我们谁不会?但错误只是错误,镇压是犯罪,两者不能等同。

最终能看到希望的那一天。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另一篇好文!

  1. Bryan says:

    这篇文章的观点还是比较中肯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