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胡耀邦逝世廿周年

林和立﹕20年的變與不變

2009年4月15日

【明
報專訊】六四屠城快20年了,神州大地看似大大改觀,氣象萬千;中國的綜合國力已臻「準超級大國」之境,與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美國平起平坐,構成所謂
G2(兩國集團),足以左右全球大局。但中國始終擺脫不了「文明古國」的因循苟且,正當中南海大員在籌備慶祝建國60周年閱兵典禮之際,不妨推敲中國自
1989年以來絲毫未變、處驚不變的地方。

天安門廣場與長安大街的槍聲不但奪取了數以百計的年輕生命,還埋葬了思想和政治改革。胡耀邦與趙紫陽的政治創新方略其實並不激進,他們倡議的是建制內、漸進式的溫和政治自由化方案,絕對不會「革掉」共產黨的命。但從江澤民到胡錦濤,任何觸動穩定與「和諧」的主張都被視為胡總所鞭撻的「邪路」。這和鄧小平當年那「共產黨不信邪」的豪言壯語固然相差深遠,更重要的是中共故步自封,自我扼殺了自強、自救的空間。

20
年來中國締造了所謂經濟奇蹟,但誰都知道中國式、粗獷型GDP增長的代價。這包括環境的災難污染;工人、農民與農民工人權的剝奪;謊言代替真理的社會氛
圍。為了保穩防亂,中宣部與其他管轄意識形態與輿論的單位頗成功地把「六四」從學校課本以及「集體回憶」中刷掉,導致一般大學生不知「六四」為何物。當然
這些被蒙騙的同學對胡耀邦曾經說過「馬克思主義解決不了中國的問題」或他如何在1987年1月被非法趕出領導層一無所知;至於趙紫陽曾考慮引進部分如權力
相互制衡等「西方」政治體制,並研究過香港立法會的民選經驗與廉政公署的獨立運作程式等更無從知曉。更沉痛的是,比起20年前他們的學兄、學姐來說,今天的大學生對政治不感興趣;除了為狹隘的民族主義搖旗吶喊的憤青外,參加維權和環保等官方不認可的政治活動的是微弱的少數。當然我們不能責備年輕人。黨政高層既然視政改為洪水猛獸,不能要求個個知識分子都犧牲小我利益來作時代英雄!


了24小時受到監控的異議分子外,國內唯一站起來說話的好像只有一批當年胡趙的部下和智囊。他們都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出生,甚至如李銳、胡績偉等年逾90
的老人。李、胡與其他10位「老頑固」改革派馬上會在香港出版一本《胡耀邦與政治改革》的紀念集。他們希望喚省中國當權派的良知,在平反耀邦之後會相繼平
反紫陽以至「六四」。當然,老人們的呼籲等同對牛彈琴,胡溫領導層在去年底已定調,在可見的將來不會讓新聞界提及胡趙,更遑論為政改與「自由化」解凍!今
年只有由一批杜導正等「老右派」主持的《炎黃春秋》月刊有能耐刊登紀念耀邦的文章。

中共已蛻變為「官商勾結」集團

如果說大陸
政治20年來有什麼異樣的話,恐怕就是假如今天出現類似八九民運,中南海採取鎮壓手段的機會極小。但這並非中共「與時俱進」後對群眾民主訴求另眼相看。主
要原因是第一,當年鄧小平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調動了10多萬解放軍到北京「平亂」,今天胡溫領導層更難動用軍隊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平民;更關鍵的是,中共已蛻
變為一個「官商勾結」的龐大利益集團。「翻版六四屠城」會使股票市場崩盤、樓價暴跌、外資大規模撤走,後果是此統治集團將會遭到以萬億人民幣計算的損失!
而此集團的大老闆,即政治局常委絕對不肯也不敢承擔這麼大的責任!

明報 論壇

===============================================

劉銳紹﹕「六四」的悼念、淡忘與質疑?

2009年4月15日

【明報專訊】今天4月15日,20年前的今天,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引發學生及中國老百姓反貪腐、爭民主、促政改的要求。但令人痛心疾首的是,中國當局其後把它定性為「動亂」,並用暴力鎮壓「解決」了這次事件,也「解決」了很多手無寸鐵的人。


時,我長駐北京採訪,除了目睹和親歷整個過程外,在某些環節也被捲入其中。「六四」後,我更在官方的「平亂報告」中被公開點名,先後共8年不得國門而入。
這20年來,我撫心自問敢對蒼天,冷靜思考中國前路,始終還是那一首自勉詩:「三春猶似歲寒時,冷雨蕭蕭血淚詩。縱有狂風逼葉落,精誠托月有枯枝。」當此
「六四」20年祭,我撫今思昔,動心忍性,細剖前陳,存真警世,盼莫覆轍重蹈。

在回顧「六四事件」之前,先談一個現象。不少人士感到,也許
今天適逢「六四」20周年,悼念的熱度可能升溫,加上今年是中國的政治敏感年,有關方面更為關注。在這氣氛下,出現了一種力求或試圖淡化「六四」的隱力。
例如,一些傳媒在考慮如何報道「六四」活動之前,已聽到若干「好言相勸」的建議,如無必要,也許報道將會減少。

此外,社會上再次傳出質疑
「六四」的說法,無論是當時的事實過程,還是參與者的動機或效果,都在探索中暗暗否定。與此同時,在公開討論「六四」的活動上,一些人士(包括內地人士)
直接表達對當年學運和民運的否定,用公平討論的方式爭取支持,論點則與官方差不多。於是,人們懷疑這些行動是否經過組織、安排?是巧合還是必然?


也遇過不少這類情。不久前,我參加香港大學學生舉行的一次「六四」研討會,兩位內地同學直指與中央對抗是沒有效果的,他還勸我加入中國共產黨,因為這是
改變中國共產黨的最佳方法,因為這樣可以幫助它進步,不會令它反感。從他們由小到大、長期身處的環境來看,這種思維十分普遍,我完全理解,只是我不認為加
入共產黨是改變它的最佳辦法,更不是唯一的辦法。

要與內地老百姓廣泛聯繫

在我任教的大學裏,不少內地學生經常與我討論以至辯論「六四」的問題。他們有兩大特點:一是不知道「六四」是什麼東西?印象十分模糊,實情和詳情就更不大了了;二是已經先入為主,認為當年的學生和民眾「過激」,才迫使官方使用武力。

看到上述現象,我不會用「陰謀論」視之。除了向傳媒打招呼的情外,我不認為在其他公開討論中表達近乎官方的意見,都是官方刻意安排「搶奪輿論陣地」的部署,更不會感到官方對來港的學生都事先進行「洗腦」工作。再現上述情,主要有兩大原因:


一,中國官方20年如一日,對「六四」的任何消息都封鎖,即使較發達的互聯網,也難有「六四」消息的空間,官方連自己的版本也不多談,就像沒有什麼事情發
生一樣。用內地官場的話說,這是「悶聲發大財」,毋多言,多言多敗,毋多事,多事多患。所以,內地新一代根本無法知悉「六四」的實情,有如霧裏看花。這一
點不能怪他們,怪就怪官方的封閉好了。

其二,官方長期以來的思想教育達到了一定的效果,尤其是中國經濟起飛,令新一代身受其利,對過去的慘痛則毫無感覺。所以,今天中國新一代無法認識真正的歷史,更無法從歷史中汲取教訓。這是另一次歷史的顛倒,繼續扭曲,不斷把中國的真偽混淆起來。

所以,我始終認為要與內地老百姓廣泛聯繫、對話,以事實為溝通的內容,接受他們的不知情狀,毋須指摘、對質,從而逐步讓他們掌握實情,細水長流,擴而充之,如泉之始發,終涓涓成河。這就要談到香港的作用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