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第一次

參與示威不是第一次,但在羅省,這是第一次。
 
與友人十點未到就達現場——CNN 總部。
 
示威人員集結於CNN總部樓下的行人路,大會指揮部則設於大樓對面的行人路,sunset boulevard橫穿兩邊示威人群,車輛如貫通行,這一境像有點新潮。原來封路,不是TAKE FOR GRANTED。
 
紅,當然是最刺眼的顏色;但紅不是五星旗的專利,美利堅合眾國、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均在現場隨處可見。不過,最特別的是看見了只會在世界杯才會看見的墨西哥的國旗,小伙子說,因為他深受中國文化影響,所以要來支持一下中國人。再問了一個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身披五星旗的婆婆,原來是來自緬甸的華僑。站在旁邊的是一個媽媽,手抱小孩,激動地跟身邊的另一個媽媽說「帶兒子來感受愛國熱情」。
 
指揮部的人一下忙著派白色T-SHIRT,一下忙著派水,當然最重要的是派發他們的APPEAL LETTER。  要求的第一項是取消CNN到北京採訪的牌照,意思即是禁止CNN在奧運期間到訪北京。不曉得是如何商議出這一個要求,不過卻反映出部份中國人對何謂「新聞自由」的理解。新聞自由的重要性在那裡?禁止採訪,是停止「不實報導」的方法嗎?
 
我不想跟人辯是不是開放了採訪,CNN或其他傳媒就會轉變,因為:
1. 無論怎樣,新聞自由是一切「公正」新聞的來源和前設;
2. 看過大師黑澤明「羅生門」的應該知道,對於像柯南偵探去找凶手的,或許「真相 (凶手)只有一個」;但對於歷史、政治、社會、民族等議題,真相是什麼?各種報導之間是不是必然相互沖突、排斥,還是互補不足的?
3. 在批評記者有預設立場的同時,讀者個人是不是同樣投射了個人的主觀立場?
 
不把話題扯得太遠,但在這次示威,我看到了幾個極大的諷刺:
 
1. 無論是在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以致澳洲,留學生以及華人;無論已經歸化是當地公民還是其他,大家都享受著西方社會賦予的自由,享受著這份得來不易的遊行集會權力。而這個權力和自由,正正是在國內的同胞無法享受的。在經歷過這個自由的洗禮後,有沒有體會到中國與西方的「本質」不同呢?
 
2. 將西方傳媒等同共黨傳媒,不單傷害了新聞的價值,還進一步拋棄了對客觀、公正新聞的追求。在全球的示威浪潮與及網上的討論,看到的是反對某一立場的論述,而不是尋求各方立場的理據、事件的前因後果,事情的先後對錯。口號如CNN, LIAR! 那究竟真相是什麼?
 
3. 究竟是在反對一個立場,還是要求「客觀」報導?一個橫額:NO CNN = NO CHINESE NEGATIVE NEWS,這不正是預設了立場嗎?
 
4. 奧運不談政治,那麼1980年北京杯葛莫斯科奧運又是怎麼一回事?「聖火」回到中國時,各省首名接棒的均是當地政府的第一把手,如香港第一棒接力的便是曾蔭權,如果奧運不是政治的話,為什麼不單以運動員接力呢?
 
5. 示威的另一主題——種族歧視,不少老華僑站出來是宣泄了過往華人受歧視的艱辛;不過種族問題應該是全球性的,中國人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聲明中說到,美國的建設是由眾多華人的血淚而舖蓋出來,難道就只有華人嗎?其他國家的人呢?批評美國人以民族優等的角度去評價中國,中國人是否同樣以「天朝大國」的傳統思維自居,把中國永遠置於世界的中心呢?
 
 
中國歷史學家章百家在「改變自己影響世界——20世紀中國外交芻議」一文提到,中國自進入世界後,在現代國際關係體系中處於屈辱、從屬和孤立無援的地位。而對於中國最艱辛的時候,不是鴉片戰爭後中國從舊有制度被迫走上以西方主導的世界體系,真正的災難是
「在於它剛踏入新的國際社會就一下子被拋到了最底層,找不到任何盟友,找不到任何足以自衛手段。……強烈的反差使中國人的心理失去了平衡:自豪感與屈辱感、仇外與媚外、向西方學習先進與抵制西方影響長期地、矛盾地共存於中國人的胸中,交替起伏,因時而異。在外部環境的巨大壓力之下,中國人被迫接受了現存的國際秩序,也開始按照達爾文主義的規則生存競爭;但是,在心靈深處,中國人卻始終認為這個秩序是不公正的、不合理的。被侮辱與被損害的切肓之痛,使中國人期待著,總有一天要打破它、改造它!」
 
章教授認為這種心理必須要轉變,因為「改變自己是中國力量的主要來源,改變自己也是中國影響世界的主要方式」;加上無論「中國還是世界,都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因此在新世紀裡,「中國改變自己的一項重要工作是培養國民健全的大國心態。最重要的是要從屈辱和恐懼的舊夢中徹底擺脫出來,充滿自信而又謙虛謹慎,能夠做到處變不驚。」
 
從迷信西方媒體的「客觀」到今天對西方媒體的破產,只能說中國人就是被西方人戲弄了一把,CNN說自己是客觀,誰叫你相信它的?誰叫你迷信CNN/BBC 就是真理的所在呢?自三月以來,中國人就是缺失了「話語權」的力量,為什麼?除了世界主流是西方之外,中國人實實在在沒有提供出一個所謂的「真實」、「客觀」版本面對世人;批判西方媒體,那麼自己的媒體呢?對達賴喇嘛的評價,除了官方的統一版本外,能允許媒體、大眾自由討論嗎?中國現在需要的是重構自己的話語權以抗衡西方的主流,而這個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一個有「公信力」的媒體,所以海留學生以致華人現在要做的是,除集合力量批判西方的偏見外——向CNN說不外,請同時公開要求中國政府開放報業,向CCTV說不!正如章教授說,改變世界對中國的偏見,先改變自己,「改變自己是中國力量的來源」!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Olympic.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生平第一次

  1. Heidy says:

    跟雪锋都拜读了,好文(果然phd还是没白读的),都很赞同你的观点。但雪锋问那要如何培养国民健全的大国心态呢?

  2. Cyrus says:

    同意。中國人常罵別人「辱華」,但美國人被很多國家罵時,未聽過有人說「辱美」。中東國家,古巴,北韓等就常常罵美國,罵得更亳無根據,我們也見不到有美國人走去那些領事館抗議「辱美」,或未聽過有白宮發言人稱「嚴正抗議前古巴總統卡斯特羅發表『辱美』言論,要求他澄清和道歉!」這就是自信心的問題吧。

  3. Minna says:

    不错,可惜我都不在,否则和你们一起去了…..

  4. Unknown says:

     
    中東國家等罵美國,真的毫無根據嗎?這個二打六有保留。
     
     
     
     

  5. Unknown says:

    況且,不要忽略一點,美國經常妖魔化人家,人家的辱罵,不會被指辱美,可能是因為當作對方野蠻的證明。所謂自信心,是建基於文化霸權和對其他民族的蔑視而已。
     
    再說,辱美確很少聽見,但辱猶呢?特別一扯到有關納粹和以色列的問題時,美國人有甚麼反應?這才值得比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